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xuxr5516的博客

徐小荣野墨清风

 
 
 

日志

 
 
关于我

徐小荣,笔名野墨,江西省作家协会会员、江西省杂文学会理事、南昌市作家协会常务理事、南昌市文艺评论家协会理事、南昌市诗歌学会常务理事。著有长篇小说《河上女人》、中篇小说集《渔火江枫》、散文集<岁月留痕>以及诗歌、报告文学等文学作品200余万字。 郑重声明 本博客文章属原创作品,如有转载、刊登须通知本人并支付稿酬,否则视为侵权。欢迎对本人作品哂正。

网易考拉推荐

鲤鱼洲情结  

2010-05-03 14:11: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鲤鱼洲情结

                                                 

                                               徐小荣

    一夜风雨,一夜寂寞。

    一个萧瑟的秋天,我出差赣州,不意早年在鲤鱼洲下放时落下的病根—-疟疾,偏偏在这个时候又发了。昏沉沉躺在床上,听风吹老树,雨打寒窗,感到无尽的孤寂和冷寞。

    我想,人生的凄凉,莫过于独身异乡害着病了。孤旅天涯,病在异乡,本是旅愁乡梦俱零乱,偏偏又是一夜风雨,更令我这个天涯孤客心悲魂消!仿佛一夜之间变老了,突然有了一种怀念故人怀念往事的感觉。甚至觉得那夜的风啸雨泣竟和鲤鱼洲的风雨有着相似的韵味,有着同样的凄楚,给人以沉重的飘零之感。

    古人说,最难风雨故人来。

    还记得,阔别30多年的老同学,头一回重逢就在风雨中。

鲤鱼洲情结 - 野墨清风( 十三连) - xuxr5516的博客    那是个春雨潇潇的日子,我们相约重返鲤鱼洲去拾回旧日的梦。一张张饱经风霜却又分明熟悉的脸孔带着惊讶恍如梦幻一般地相聚在一起。那天,老天爷也在为我们的久别重逢而感动,春风在细述着我们往日的友情,细雨在洗涤着我们岁月的风尘。遗憾的是我们已不复年轻,额头上有了道道皱褶,鬓发中有了点点斑白。相逢一笑,互道一声“老了、老了”,这一声,说得自然,却含着酸楚,相互从对方的眼神里悟出了对逝去的青春无奈的追怀。乃至我对一位女同学脱口说了句“你要做婆婆了”,使她眼圈儿湿湿的,也说得大家儿心里酸酸的。一股沉重的沧桑感油然而生。岁月无情亦有情。那以前彼此间的误会、彼此间的纠葛、彼此间的怨怼,都在这重逢的一刻烟消云散,互道一声“你好”,紧紧握一下手,一股暖暖的同学情顿时涌入心田……

    是呵,三十五年了,想起来是那么遥远,想起来是那么亲近。

    记得那年,我们同乘一辆无蓬货车,领一路寒风,含一路忧愁,在冬日惨淡的暮霭中踏上了鲤鱼洲这块陌生、荒凉的土地。四野萧杀,风吹草低,广袤、凝重的荒野上稀疏地座落着几间旧屋和茅棚,在夕阳如血的残晕里更显凄凉。就从这个苍凉的冬日黄昏开始,我们含着游子的泪,唱起了凄恻远行的歌,在这块充满蛮野与悲凉、充满焦虑与希冀的土地上相偎相依地打熬着岁月,献出了自己美好的青春和热血。那时,我们年轻的失去生活激情的心在单调沉郁的日子里叹息,我们单薄的缺乏营养的身体在繁重超人的劳作中呻吟。多少次,我目断平野,遥念家人泪长流;多少次,我踏碎月色,盼望回归心欲碎!秋雁南归,江水东流,苦难的生活无声无息地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我们在希冀中失望,又在失望中希冀,那首悲怆凄恻的游子吟呵,一唱就是几个春夏秋冬!等到终于有一天,我们带着失去青春的惆怅踏上回归路时,蓦然回首,突然觉得那块给过我们苦痛和焦灼的土地又是那样的难分难舍,叫人魂牵梦绕。

    不是吗,当我们冒雨重新踏上鲤鱼洲的土地时,谁的心中不在升腾着一种回到母亲身边的温馨和激动呢?虽然我们曾在这块土地上有过沉重的喘息,但毕竟,这土地和我们的青春联在一起,至今还残留着我们青春的梦、青春的故事,残留着我们耕耘的艰辛、丰收的喜悦,还有我们在凄风苦雨中的拼搏和初恋时的柔肠缱绻……那天,我在风雨中静静地伫立在这块土地上,看紫燕儿翻飞,听黄莺儿吟唱,悠悠往事,历历在目,勾起我满腹辛酸。眼前的那草、那水、那茅屋、那田野,在风雨迷离中是那样的模糊,但都依稀如梦,我仿佛又回到了当年:秋日夕阳中,我们孱弱的身影在旷远的田野收割;冬日黄昏里,我们忧伤地唱着那首永远也唱不完的忧郁的歌……

    雨中的鲤鱼洲,空荡荡、静悄悄,不再有当年的喧闹和激情了,如今这里人儿已空,景物已非,那当年我们亲手建起的篮球场已荡然无存,那当年暗恋的意中人已杳无踪迹。唯有那口曾给过我们清凉、解过我们饥渴的老井,还依然执着地静静地躺在那里等待着故人,还是那么清澈。我们忍不住一个个地喝上它一口,还是那么甘甜,象是母亲的乳汁。

    突然,我的心一阵悸动。尽管许多年前我们都轻易地抛弃了自己曾许下的要在这里“扎根一辈子”的诺言,相继匆匆地头也不回地离开了鲤鱼洲,可鲤鱼洲没有离开我们,它依然那么执着、那么深情地展开在我们心灵的原野上。我想,这或许是一种情绪,一种我们鲤鱼洲人所特有的鲤鱼洲情结。

    尽管它是一首悲怆的歌……

  评论这张
 
阅读(942)| 评论(1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