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xuxr5516的博客

徐小荣野墨清风

 
 
 

日志

 
 
关于我

徐小荣,笔名野墨,江西省作家协会会员、江西省杂文学会理事、南昌市作家协会常务理事、南昌市文艺评论家协会理事、南昌市诗歌学会常务理事。著有长篇小说《河上女人》、中篇小说集《渔火江枫》、散文集<岁月留痕>以及诗歌、报告文学等文学作品200余万字。 郑重声明 本博客文章属原创作品,如有转载、刊登须通知本人并支付稿酬,否则视为侵权。欢迎对本人作品哂正。

网易考拉推荐

徐小荣中篇小说集《渔火江枫》 转贴程维的序  

2010-06-16 11:28:1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徐小荣中篇小说集《渔火江枫》    转贴程维的序

徐小荣中篇小说集《渔火江枫》    转贴程维的序 - 野墨清风 - xuxr5516的博客
 

渔火江枫:徐小中篇小说集

· 【作 者】:徐小荣

· 【装帧项】:19cm 243

· 【出版项】:中国文联出版社 2002

· 【ISBN号】:9787505940048 750594004X

· 【原书定价】:26.00   稀缺/绝版书代复印

· 【主题词】:中篇小说-中国-现代-选集

 

    仿佛一首流传几久的歌谣,飘忽着从赣水的源头悠悠而来,凄楚而悱恻,它如泣如诉地向我们吟唱着一曲女性的悲歌--这就是我读徐小荣的系列中篇小说《渔火江枫》的感受。小说家徐小荣以他丰富的生活体验和厚实的文字功力,标明了作者对烽火岁月中女性崇高生命的赞美和与众不同的审美向往。该书试图在与传统浪漫主义和自然主义的比较中,从人物形象,叙事结构和地域情调三个方面阐明赣江风情系列小说的特点,描叙了女性生活的又一种生存状态,幽婉而惨烈,破败而完满。

   ……作者把他笔下的人物放到最复杂、最险恶、最不可思议的原始自然场景中去刻划,充分展示人的感觉、体验和思想的本然面目,从而揭示灵与肉、个人与社会的冲突,表现出人类爱情的痛苦和美丽,力图写出作者所希望的、所憧憬的世界。……

                              --摘录一位作家对《渔火江枫》的评论

 

再转贴程维为我的中篇小说集《渔火江枫》写的序,请朋友们欣尝.

 

 

几人相忆在江楼

——序徐小荣小说《渔火江枫》

 

      程  

 

    我把这一年中的最后半日留给自已,将今年未做而又该做的事做完。

    几日前,自京华开全国作代会归来,在友人的雅聚上,徐小荣兄郑重再三地将为其即将出版的中篇小说集作序的事托付给我,说朋友一场,这事你就别推了。虽然我书房的案头还有一部远方朋友要出的书稿等着我写序,那位请我写序的朋友送来的浮梁名茶已喝去大半,白居易的《琵琶行》也就总在我的喉咙里咕咙着,这文债也就欠下了。但想小荣兄郑重的脸色,我不敢怠慢,只有将今年的最后半天时间送给他了。

    也是一次在江边酒楼的聚会上,小荣兄从随身带的包里掏出一叠书稿,我看到了《渔火江枫》这个书名,他叫我翻翻,我才知道这部书是由《夜半钟》、《满天霜》、《寒江雪》几个结实的中篇组成,虽是各自独立,却又互为关联,人物、情节似断还续,读起来便能一气呵成,便有了一份完整。徐小荣写赣江、鄱阳湖,写水上渔火般的女人和江枫一样的男人的情仇、恩怨,血与火、爱与欲,人性在湖水的漩涡中扭曲、挣札、经受生与死的考验,原欲、暴力、死亡、逃逸、灵魂的救赎,在徐小荣的小说里都有较深刻的描写,赣江乃成为生死场,成为小说家极力营造的一块意向。这让我想到英国诗人T.S艾略特的长诗《荒原》,赣江在徐小荣的小说里似乎是另一重意义上的“荒原”,从这层意义上分析,他小说中的人物既在这“荒原”中,又有着一种对“荒原”的拒绝感。

    在日常生活中,徐小荣是属于那种不动声色的作家,喝酒是他和朋友在一起的第一要务,其次是说粗话,用地道的南昌方言说粗话。须知粗话与脏话是有本质的区别的,我所说的小荣兄说的粗话,是相对于那些越来越不象人言而似书面语的精细话语,那些精细的话语使人们与之产生疏离,我不知道在那种话语里存活的人是否与真实的生活也有疏离感。总之,说粗话的老徐才象一个小说家,但可恨的是,小荣这厮的小说却写得秀气了些,我不好说这是不是缺点。

    其实,我爱听一个小说家说粗话,那种原生状态的,没有去芜取精的话语,才是真正的无比生动的小说家语,如李国文所说的“大雅村言”。

    南方小说脱离读者而失去主流位置,是从北方语为基础的普通话写作开始的。

最好的明清小说,首推用南方话语写作的小说家,曹雪芹、冯梦龙如是。我每在酒桌上惊讶于徐小荣用南昌方言说出了《三言二拍》中的词句,也就是说小荣兄不谈文学而说粗话时更象一个作家,他把自己表现得更得机应手。可见,一个作家的终极对手是语言,一切文学皆是语言建筑。每个作家手上皆有一副多米诺骨牌,他以写作来精心排列出内心的图案,他小心翼翼地调动着每一个词,让那些词语沿着语感行走,犹如凌空虚步,而语感是看不见的钢丝绳,它使词句有惊无险,而最终的辉煌来自于一次壮丽的倒塌,那是死亡之美,也是形而上的再生。《渔火江枫》是一回精心排列的多米诺骨牌,更是一次辉煌的倒塌。

我不知道徐小荣是否认同我的观点,但我欣赏他的那种大大咧咧的洒脱,他那头“南霸天”式的长发,他那副已故领袖似的面容,以及以上表层“文本”下的心细如发和精神抚摸的内在本质。他坎坷的人生与心路历程,常常在他举起的酒杯里浮现,他的生命忧思与狂放不羁仿佛与生俱来,他的江湖情怀与书剑情结总令他文思飞扬。

他的前生应该在水泊梁山落过草,又在进京赶考的路上颠簸,更在秦淮河的桨声灯影里醉过酒、吟过诗、落过泪。我想,我的前世也曾在那些场合见过他,所以今生要作朋友。

那些前生书剑飘零的兄弟,就是今世酒桌上相聚,彼此用心灵抚摸、把夜光杯碰得叮当作响而将泪滴在杯中痛饮的朋辈啊!

我们在书卷中相认,以血研墨,塑造我们的心性和人格。前生的累和疼,今世我们仍在受,或许过些时候,人们会看清我们的价值,会为他们强加给我们的疼而汗颜,但那时对他们而言,肯定晚了。

文章写到这里,正瞑色四起,朋友来电话又邀去喝酒,其实我是不善饮的,满桌的友情足以让我醉倒。我忽然想起丰子恺先生一幅漫画上的旧诗:“几人相忆在江楼”,那醉酒的江楼上,无疑寄托着我们不少前世的思念。

小荣,作为我前世今生的兄弟,他出这本书,我是应该为之饶舌几句的,权且为序吧,象不象,都由它了。

 

 注:程维,主流诗人、小说家,中国诗坛一棵大树,江西诗坛一面旗帜

  评论这张
 
阅读(367)| 评论(3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