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xuxr5516的博客

徐小荣野墨清风

 
 
 

日志

 
 
关于我

徐小荣,笔名野墨,江西省作家协会会员、江西省杂文学会理事、南昌市作家协会常务理事、南昌市文艺评论家协会理事、南昌市诗歌学会常务理事。著有长篇小说《河上女人》、中篇小说集《渔火江枫》、散文集<岁月留痕>以及诗歌、报告文学等文学作品200余万字。 郑重声明 本博客文章属原创作品,如有转载、刊登须通知本人并支付稿酬,否则视为侵权。欢迎对本人作品哂正。

网易考拉推荐

怀念连队指导员甘远礼先生(修改版)  

2011-05-24 00:19: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夜无风,月色也很美,这是一个难得的轻松之夜。我沏了一壶一位黄山画家不久前给我寄来的毛尖,静静地喝着茶,却忽然忆起了四十年前我下放在兵团时的连队指导员甘远礼先生。我喜欢书法,其实还是受了他的感染。

 甘指导员在我眼里,是位既严厉又儒雅的军人。

 记得我刚下放的时候,经常会在晚上听到一阵箫声,那时我还听不懂吹得是什么曲子,只知道那箫声低沉而又缠绵,常勾起我对父母家人的一种思念的心绪。因我下到连队时分在饲养班,踉着两个老农(知青对当地农民的称呼)放养全连十几头耕牛,这比起与我一块下放的知青算是捡了个大便宜,不用去挑堤和下农田干活,算是轻快的。大慨是嫌牛舍脏和味道重的缘故,牛舍建在离连队较远的地方,所以,每当箫声响起,我是只闻箫声不见其人。直到后来的一天,那两位老农突发善心,让我休息一天,我才有机会在连队各处转悠,居然在甘指导员房间里看见了那支竹箫。我这才明白,原来指导员也有忧伤,也会思家!我一时好奇,便偷偷拿回了牛舍,学着吹弄起来,却怎么也吹不响,又舍不得放回去,没想到第二天我在放牛时为对付一头不听活的大牯牛,把它当作牛鞭挥打,竟把好端喘的一支竹箫给打裂了。两位老农吓得睑色蒼白,把我给告发了,老甘气得睑色铁青,对我吼叫了足足有10分钟,最后手一挥,把我打发到农业排作田去了。从此,连队再也没有响起过那低沉而又缠绵的箫声。

那时在连队,我由于表现不好,常爱惹事,弄得他在团部营部开会经常挨批评,固他对我颇为恼火,管束甚紧。连队休息,我是不准出连队的,团部演电影,也多次限制我不准去,那时候我心里非常恼他,恨他,便常常与他斗着来,经常不出工,偷偷跑去别的连队玩。当然,我到哪个连队,哪个连队便得乱成一团,不是偷鸡摸狗,更是打架滋事,这使得很多朋友受我牵连而挨骂挨批,现在想起来很对不起他们,当然更对不起甘指导员。其实甘远礼先生是个面恶心善的好人,是个称职的指导员。每次连队开会,我总是坐在最前一排,这时就巴不得作重要指示的老甘香烟抽得越多越好,他脚下的烟头自然会有小兄弟在散会后捡来给我。后来,我发现会桌上他留下的大前门烟盒里总会有近半盒剩烟,我想他大慨是故意留给我的。

真正使我对他怀有敬佩之心是在后来。那时一个炎热的夏天,我偷懒不去出工,躲在寝室里以木箱当桌在写一个小说,也就是我后来在南昌晚报头一回发表的处女作<红花草>。当我察觉有人来到我身边时,抬头一看竟是甘指导员,而且令我吃惊的是他居然不是满脸怒气,而是笑着问我写什么?能不能给他看看?我只能给他,他却边看边惊讶地瞧着我。这事我记得非常清楚,他当时还把我写的"一块块水田"改成"一汪汪水田",对我说还是用"一汪汪"好,这样可增强水田的直观印象,这回轮到我吃惊了。临走,他说学文化写东西不是坏事,但不能不出工呵,还破天荒地给了我一枝大前门香烟。

 曾经有一段时间,连队打饭秩序不好,好一点的菜女知青无法吃到,便反映到甘指导员那儿,他便写了一份告示贴在食堂门囗,要求大家排队打饭,并亲自监督。当时我觉得老甘的毛笔字龙飞凤舞,很佩服他,心里想着我将来也能写出这样的字就好。从那时起我便对甘指导员产生了好感,觉得他了不起,也就想着一定要学书法.。

有一年春插后,我们二排的排长廖全宝调往别的连队,行前,甘指导员送给他一幅自画的水墨小景作留念,纸是普通的白纸,那时还买不到宣纸,画得是一棵枯树上站在一只小乌,颇有八大之风,题款是:举手入门,必有欠缺,持之以恒,自有收成。廖排长得此画甚为得意,到处炫耀,我看后,对老甘更是佩服。那句题款之所以记得牢,是因为当时对我的触动很大,至今我都用这句话来勉励自已.。

 甘先生也是性情中人,不但好抽烟,也爱喝酒,且酒量甚大。这也是我后来和他交往渐渐多起来的原因。那时的兵团岁月虽然艰苦,但只要你有能耐,吃的东西是取之不尽的。我下放的那个农场在鄱阳湖边上,冬有鱼虾夏有黄鳝青蛙。想吃虾,傍晩时分用绳子捆好一堆稻草扔进湖中,绳这头捆在岸上的木桩上,笫二天早上只要慢慢拉绳取出稻草,准保可以抖出半脸盆的虾子,用盐水一煮,鲜美可囗。想吃青蛙,更是简单,晚上左手一只电筒,右手一根柳枝条,往田间小道上转上半小时,准可带回10来斤青蛙。一天晚上,我和一帮小兄弟弄来一些甲鱼、黄鳝和青蛙,问老农要了些酱油和盐,躲在农具间就着河水用脸盆一锅炖起来,那香味飘出了二、三里远。老甘穿着短裤闻香而至,手里居然提着两瓶洋河大麯,我等立即起身,鼓掌以示欢迎,为啥?就为他手里的两瓶洋河大麯。老甘似乎有些迫不及待,掀开盖闻了闻,很认真地说:今天我又要批评你们啦!甲鱼黄鳝吃吃可以,青蛙是不允抓的。下不为例,下不为例。每当这种时候,老甘三两下肚,少不了总要夸耀自已当年在越南打美帝的种种壮举,我等也总是装着很认真地听,时不时地鼓掌叫好,逗得老甘一支接一支地递大前门给我们。

 后来,甘指导员调到团部任参谋,我弄到一些好吃的,就会去团部找他喝酒聊天。他枪法奇准,打到獐子雁鹅什么的也会叫人带口信要我去品尝。奇怪的是,我离开农场回城的那天,顺道去看望他,向他辞行,那天他却沒有留我喝酒。后来听人说,他因得了什么病把酒戒了。此一别,天涯茫茫,我就再也沒有他的消息,只知道兵团撤消后他调去了萍乡和家人团聚了。

2004年,我在一位知青朋友那儿突然得到甘指导员谢世的消息,感到非常吃惊和难过,我曾经很想去萍乡找他见面,但永远没有了这个机会,此为我终身憾事!

往事的回忆是成片断的,但对他的怀念是永久的,好人呵甘指导员,愿您永远在天国快乐!

  评论这张
 
阅读(381)| 评论(3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