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xuxr5516的博客

徐小荣野墨清风

 
 
 

日志

 
 
关于我

徐小荣,笔名野墨,江西省作家协会会员、江西省杂文学会理事、南昌市作家协会常务理事、南昌市文艺评论家协会理事、南昌市诗歌学会常务理事。著有长篇小说《河上女人》、中篇小说集《渔火江枫》、散文集<岁月留痕>以及诗歌、报告文学等文学作品200余万字。 郑重声明 本博客文章属原创作品,如有转载、刊登须通知本人并支付稿酬,否则视为侵权。欢迎对本人作品哂正。

网易考拉推荐

长篇小说<风雨鲤鱼洲>连载 (三) 节选  

2012-04-25 22:59: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一章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中期的一个夏天,午后的骄阳灼烤着这座繁华却毫无生气的城市,此时本该是喧闹拥挤的火车站广场也异常地空荡冷静,人们似乎不约而同地躲进了街边的商场.酒店,在空调的清凉中暂时忘却午间这令人窒息的酷热。

当曲啸龙拖着行李箱缓步走出车站通道口时,立刻被白花花的阳光刺得睁不开双眼,他站在原地闭了一会儿眼睛后,旋即登上了一辆早已停在身边的的士。

曲啸龙从赣南那个偏僻的山区小镇回到省城的这一路上,脑海里始终没有离开过柳吟秋的容貌,一直沉浸在柳吟秋从活泼青春少女变成成熟中年女性的遐想之中:眼前一会是齐腰长辫,乌黑眼珠,身材苗条,容颜甜美的少女柳吟秋,一会又是体态丰腴,温柔体贴,风韵犹存的中年柳吟秋。一路上,他心中一直涌动着一阵激动,这柳吟秋正是他下放在鲤鱼洲时相爱了三年的恋人,是他苦苦思念了二十多年的女人呵!二十多年来,他曲啸龙被这刻骨铭心的思念折磨得身心疲惫,痛苦不堪!就在他感到心灰意冷和无比绝望时,却万万没想到,一年前,她竟奇迹般地出现在他的面前。那天,当他与她的目光相遇时,他惊颤得几乎要晕倒,他紧紧搂抱着这个他深爱的女人有生以来头一回失声痛哭起来。

一年前,曲啸龙构思了一部反映红军时期革命战争题材的长篇小说<深山惊雷>,创作计划上报后,他获准去当年的红军根据地体验生活,收集素材。他带上介绍函,背起行囊,在贫困偏远的阳溪乡停下了脚步。他喜欢这里的原生态景色,喜欢这里像泥土一样纯朴的乡民。阳溪乡政府热情接待了这位来自省城的作家,在用自腌的腊肉和自釀的谷烧为曲啸龙洗尘接风后,那位戴着深度眼镜,一脸和气的办公室主任吴兢天端起他的那只大号搪瓷茶缸,将曲啸龙引到了政府后院的一间房门前,用带着歉意的声调说:

"曲作家,不好意思,我们这儿是老区,穷呢。您住这儿,有什么要求尽管招呼。"

"说什么呢,吴主任,是我打扰了你们,感谢还来及呢。" 当曲啸龙抬手推开门,便听到一阵老鼠的“吱吱”声,继而看见几只老鼠惊恐地四散逃窜。吴主任朝他憨厚地笑了笑,他也朝吴主任报以一笑,意思里充满了谅解。

这是一间约有十五平方米的卧室,光线很好,靠窗的地方放着书桌和木椅,床头一侧是一对竹制沙发,很典雅古扑,床上的被褥全是新的。曲啸龙含着感激望了望吴兢天,说,谢谢呀,吴主任,咱坐下聊聊吧。好好好,吴兢天应着,举起手中的大号搪瓷茶缸呷了一口,便在沙发上坐下来,不无自豪地说:曲作家,我们这地方,别的都比不上人家,但茶叶,我敢说绝对是一流的,就说我喝的这雨前茶吧,味道甘醇,清香无比呀。曲啸龙望了望他的茶缸,很有些年头,内外都满是乌黑的茶垢,便问他,这茶缸这么脏,怎不洗洗?嗨,洗什么洗?吴主任摆摆手,你外行!喝茶喝的就是这个,茶味香气都在这里头。洗了,这茶就喝得没味了。--哦,曲啸龙听得连连点头,颇有些开悟。老吴又继续说,别看我这茶缸样子蛮憨,还是文革时期的老东西呢!那年从城里来了个收古董的,出了五佰元,我还舍不得卖呢。曲啸龙觉得稀奇,便拿起茶缸端详起来,确有一股子沁人的清香,原来还是老吴当年在全县赛诗会上得的奖品呢,于是便问道:老吴,你还会做诗?

唉,我那两下子,还敢在你这个大作家面前显摆,老吴脸上又堆满了憨厚的笑意,说,那还叫诗?不过是些‘东风吹,战鼓擂’的口号罢了,不值一提不值一提。

哎,话别这么说,老吴你也忒谦虚了。曲啸龙放下了手中的茶缸:诗歌嘛,就是时代的号角,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印记嘛……

这时,吴主任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插话说:说起诗歌,我们这穷山僻壤还真出了个诗人,在咱县里还小有名气呢。

哦--这人谁呀?曲啸龙来了兴趣。

是乡里学堂里的女教师,上海人。吴主任拍了拍大腿,忽然高兴地笑了起来:对了!这阵子乡干部都得下乡忙“双抢”,学堂里正好放了假,就让她来陪你下去采风,帮你整整资料什么的都行。这人很热心,人缘也好,咱乡里的风俗和健在的老红军她都熟络的很。有她帮着,你保准满意。说完,又自言自语起来:瞧我这死脑筋,怎把她给忘了……起身端起茶缸,便匆忙告辞。临出门,又转身对曲啸龙说:你下午好好休息,明天上午我带她来见你。

 

 喂,先生,文联宿舍到了。的士司机扭过头来提醒他,曲啸龙这才从回忆中回到现实。他在赣南的一个小镇上创作长篇小说《深山惊雷》,离开家已有一年了,他走进宿舍大院,隐约察觉到邻居们瞧他的目光有着一种说不清道不白的异样情绪,他当时只是觉得奇怪,并没有太在意,只到打开房门走进家里,他才真正感到惊愕。老婆不在家,从屋里落满的灰尘看出,这屋至少好几个月不住人了。屋里楼板屙满了老鼠屎,厨房生出了绿霉,锅里长满了红锈。一切不是曲啸龙想像的那样:老婆站在门口迎接他,帮他放好行李,然后拥抱亲吻……他默了一会儿神,走到电话机旁想给老婆单位挂个电话,陡然想起今日是礼拜天,叹了口气,又把话筒放下。

这时,他的哥们、诗人小贾子进得屋来,什么也没说,只递给他一颗烟,俩人便坐在沙发上,一颗接一颗地闷头抽起烟来。良久,小贾子咳嗽一声,才心情沉痛地说:曲哥,有件不幸的事,哥,你……你可得挺住呵。咱男子汉大丈夫,只要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什么乱七八糟柴不柴的,有屁快放!曲啸龙心情不好,顾不得斯文,话语也粗鲁起来。小贾子又干咳一声,这才告诉曲啸龙,他老婆几个月前爱上了一个男人,此后就没回过家,一直跟那个男人鬼混去了。末了,小贾子拍着胸脯子, 豪气万丈地说: 曲哥,那小兔崽子老子认识,你说,要不要揍那小子一顿。我小贾子不是吹的,为朋友可以赴汤蹈火……

没事了,你走吧。曲啸龙的声音冰冷。当他得知自已老婆由一个贤惠善良的女人变成荡妇,背叛了自己时,他的心震颤了很久,半天说不出话来。他不敢相信,自已那个受过高等教肓,平时只专心科研工作的老婆会跟別的男人私奔。过去他是那样地坚信,任凭时局变化,她永远不会变心,永远守贞不渝,永远是一位贤惠善良的老婆。但她已经变了,尽管他不相信,这已是铁板钉钉的事实。由此他悔恨自已去那个山区小镇写什么鬼小说,若不是去写小说,就不会发生这样的变故。此刻,他对那部小说衍生出一种憎恨,他愤怒地从行李箱中翻出了小说手稿,恨不得立刻将它付之一炬。但他停住了,他舍不得,他想起了柳咏秋,这小说是他俩一年的心血呵!从手稿那隽秀的字里行间他看到的是柳咏秋的身影。

曲啸龙突然对"世态炎凉"这四个字有了深刻的感触,如今这世界,一切美好的东西原来是这样的脆弱,原先曾经拥有的幸福,倾刻间就会化为乌有。这世道也变他得太快了。他在极度痛苦.极度颓废中度过了漫长的三天。他憔悴了,胡子拉碴,头发蓬乱,脸上毫无血色。

这天,老婆回来了。她看了他半天也认不出是曲啸龙,是她会写小说且在文坛风头正健的老公。如果是装假,这个荡妇变得也太快了,见了他竟毫无愧色。曲啸龙冷冷看着她,说,你走吧。老婆便匆匆来又匆匆走了,只留下一句话:明天我在民政局等你,把事办了。这时候,曲啸龙才真正地感到了孤独,开始了绝望。一生为人做了许多好事,到头来老婆不生小孩,使香火失传,又没有写出轰动世界的巨著,活着有什么意思,有什么奔头。于是突然在他脑海里出现许多作家自杀的情景,他想去效仿,使赣江泛起一阵涟漪,冒出几朵浪花。他取出一棵烟来抽着,想了一会儿,曲啸龙又觉得自已很幸运,失去了老婆,在小镇写《深山惊雷》却意外遇见了昔曰恋人柳吟秋,虽然在那一年里两人都洁身自好,无越轨之事,但相互从对方的眼神里看到了仍未褪去的浓浓爱意......

  评论这张
 
阅读(391)| 评论(3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