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xuxr5516的博客

徐小荣野墨清风

 
 
 

日志

 
 
关于我

徐小荣,笔名野墨,江西省作家协会会员、江西省杂文学会理事、南昌市作家协会常务理事、南昌市文艺评论家协会理事、南昌市诗歌学会常务理事。著有长篇小说《河上女人》、中篇小说集《渔火江枫》、散文集<岁月留痕>以及诗歌、报告文学等文学作品200余万字。 郑重声明 本博客文章属原创作品,如有转载、刊登须通知本人并支付稿酬,否则视为侵权。欢迎对本人作品哂正。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 知青的青春是苦难----兼论知青文学(二)  

2012-08-01 01:59: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知青的青春是苦难----兼论知青文学(二)

 我在上文已经说到,知青的苦难岁月催生了优秀的知青文学,并造就了一批知青作家。他们在上山下乡的岁月里由狂热到苦闷,由苦闷到反思,于是一些人在秘密地写作,这些偷偷的行为渐渐形成了文化潜流,在地下交汇着、涌动着。所以,到了上世纪八十年代才会有那样一次划时代的知青作家的群体勃发。

 改革开放初期的八十年代,文学创作犹如奔腾起伏的大海,波澜壮阔,气象万千。由各种题材、各类作品构成的文学大潮,一浪高过一浪,此起波伏,争相竞雄,绘出一幅气势磅礴,意境悠远的壮丽画卷。在这幅壮丽画卷中,知青文学以其独特的认识价值和艺术魅力,占有相当重要的地位。 作为一个全国性的运动,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巳成为一种历史现象,但作为一段特殊的生活,却锻造了一代人,培养了一批文学中坚,使他们写出了一大批优秀的知青文学作品,形成了新时期文学创作中一股重要的潮流。

 

原创  知青的青春是苦难----兼论知青文学 - 野墨清风( 十三连) - xuxr5516的博客

我和上海作家. 小说《伤痕》的作者卢新华(左)

 

“知青文学”又称“伤痕文学”,因上海作家卢新华一篇反映知青生活的小说《伤痕》而起,后来引发了众多作家对“知青文学”的挖掘。如以《伤痕》、《窗口》、《蹉跎岁月》、《年轮》、《今夜有暴风雪》为代表的“知青文学”在我国风靡一时,无数从农村广阔天地返城的知识青年们争相阅读,掀起了一股不可小视的文学浪潮。老实说,在众多的知青文学作品中,我比较偏爱的只有两个小说: 一部是老鬼的长篇<血色黄昏>,另一篇是广州作家孔捷生的短篇《在小河那边》。老鬼的<血色黄昏>是一部知青的纪实性小说,写得很真实,真实的像有棱角的粗砺石头一样有质感,而且语言也硬得像石头。 说实在的,这并不是我很喜欢的一种文体,老鬼这个作家很自我,很暴躁,笔触有一点狭隘,没有王小波写的知青生活那样有一点调侃,讲究节奏。但我读完后的一连几天,内心却一直无法放下,有种很难形容的感觉——不同于读史,“历史不应该是滚烫的”,应该是冷静充满反思与逻辑,但老鬼带给人的东西是有热度的,而不仅仅是温度。老鬼的小说没有精美的文字、巧妙的构思和练达的笔锋,可我感到的是略显粗糙的文字和一个不停呐喊、申诉的声音以及直白的叙述。孔捷生的《在小河那边》,写的是一对同父异母的男女知青,在一个大暴雨之夜中被河水阻隔在河的另一方,最后发生了性关系,正因为这种姐弟之间的乱伦故事,是因为政治原因造成、在双方并不知情的条件下发生的,才令人震憾和反思。这篇小说笔锋凝重却语言轻灵。

 既然是谈知青文学,在这里,我还想简约提及上世纪九十年代国内陆续出过几本知青史,如火木的《光荣与梦想——中国知青二十五年史》、杜鸿林的《风潮荡落——中国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史》、顾洪章主编的《中国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始末》等。火木的知青史写得不错,但资料不够丰富;杜鸿林的知青史,作者自称要站在“历史唯物主义”和“党性”立场上来写,但书中的一些提法,恐伯有许多知青是不会赞同的,比如他对女知青嫁农民那种畸形婚姻也要加以肯定,认为是在缩小“工农差别”、“城乡差别”方面作出了贡献等等。顾洪章是原国务院知青办的负责人,他的书在基本史事的说明方面比较准确,可是在判断这场运动的性质,分析其历史背景、走向、结局、影响等问题上,却有许多不尽人意的地方。

  当我们回顾新时期十年火爆一时的知青文学,不能不发现它们对那段似乎已很遥远而实际并不很远的历史表现出了极其复杂多有变化的思绪。《在小河那边》是个血泪悲剧 ;《这是一片神奇的土地》溢满浪漫与理想;《桑那高地的太阳》则无奈地发出了“世界改变了我们”的痛苦心声;《我那遥远的清平湾》与《插队的故事》充满对土地与乡亲的理解、温情和眷恋;《桑树坪系列》则很大程度上击碎了田园诗的梦幻,令人感到难言的惆怅…… 这是一个奇特的文学事实。面对同样的上山下乡运动,知青的感悟与情感竟是如此五花八门又如此虔诚可信。显然,,那段整体看来为共同的知青经历,给予了个体经历者大不相同的赐奉。或苦涩或甜美,或沉郁或轻灵,或恨或爱或悲或喜,或视为一场恶梦或视为一首“人生的田园诗”,时而错综交织,时而迸裂断开,有时到了大相径庭的境地。知青们的实践历史实体,在知青文学的艺术精神世界中变得扑朔迷离捉摸不定了。这使知青文学的性灵显得丰富复杂、多彩斑斓。

    只是遗憾的是,知青文学在上世纪风光一时后,有很长一段时间跌入低谷,不太景气。它似乎业巳完成了自己的历史使命,随着擅变的时代而成为依稀仿佛的回忆。尽管后来有史铁生的《我的遥远的清平湾》与孔捷生的《大林莽》出版问世,曾相继给丧失了耀目势头的知青文学以光亮的刺激,却终究并未形成知青文学继其初期的繁荣而东山再起的新潮。如果说知青文学被淹没,我认为除了其题材的狭隘性和描写的重复性所致以外,再就是知青作家写的东西太假,《孽债》和《今夜有暴风雪》就有人质疑,惟《蹉跎岁月》真实感强点。

    近些年来,知青们重返偏远的第二故乡观光联谊似乎已成为一种时尚,尽管规模有大有小,但全国各地此起彼伏,方兴未艾。在市场的大潮中破浪起伏的各出版社早就把目光紧紧盯在这一庞大的读者群身上,趁热打铁。梁晓声、叶辛、老鬼等知青文学的代表作纷纷被再版,有关知青的各类图书再度布满市场。然而它们并没有被读者普遍看好。其间固然有“炒冷饭”天然的弊端,但知青文学中被作家们精心营造的激情与悲情已经被新一代的读者们有所怀疑,甚至有所嘲弄。而部分老一代的读者对知青文学那种“深刻地批判时代,淡淡地反省自我”也是无法逆来顺受的。以小说为主体的知青文学自身在世纪之末也无力再营造出一场“今夜有暴风雪”的激情,在“孽债”式的涓涓细流里赚取小市民多情的泪水后,似乎再无新招。于是知青文学陷入了一种空前尴尬的境地。

  知青们忍不住要问,为什么至今没有伟大的知青作品?除了国家的体制和宣传方面原因外,目前还没有伟大的作家,关键是当代中国作家的创作还无法提高到知青所经历的苦难高度,也就是说知青的种种真实的苦难超越了任何一个中国作家的文学创作能力。比如有一对知青偷偷恋爱,女方孕后双方惊恐万分,男的就踩女方肚子,结果女知青死了,男的也吓得自杀了。这种真实的知青苦难己超越了-个作家的想像力。在知青的苦难面前,作家是苍白无力的。只要一部真实的知青记录就超越了任何一个作家的知青文学作品。

巴金算是中国顶尖作家了,他是极端控诉文革的,但他无法完成-部反映文革的小说,原因就是这个道理。文革的苦难本身已超越了他的创作能力,他只好写了部文革的自述记录作品。

  当前,与知青文学不景气形成反差的是,由普通的老知青述说当年的记录文章应运而生并如潮涌动,广受好评,它至少在知青小说被冷落的时代,填补了知青文学一时的空白,“平平淡淡总是真”已成为知青文学的主宰。诚然,诸如此类的老知青“当事短章”早己有之,如由知青记录知青生活的《草原启示录》等合集接二连三,始终是知青文学中极有活力的一支,只不过它们在知青小说及其电视连续剧的轰动效应下,暂时退居二线罢了。
  如今许多出版社都在策划并业已推出的知青生活短文加知青老照片的合集已经深受读者喜爱,全国各地的知青作家和知青编辑家、出版家联手,也将陆续推出一批这样的合集,将怀旧、追思、咀嚼苦辣与往昔等等纷繁的思绪与情感溶为一炉,使目前这个鱼龙混杂、地位悬殊、支离破碎又藕断丝连的老知青群体在“炉”中能各有所得。值得注意的是加盟此类合集的知青作家更多的是以普通当事人的身份记录往事,而合集中的大部分作者是不见经传的普通知青,他们真实而朴实的记录决不比作家们来得逊色。知青文学让作家走开,或暂时走开----抑或知青文学正在淡化成一种知青文字,已成为一种值得关注的时尚。

我想,现在已经到了由普通知青书写自己的苦难经历的时候了,让普通知青成为知青文学的创作主体,其作品才有血有肉,才有真正的轰动效应。

  评论这张
 
阅读(464)| 评论(10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