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xuxr5516的博客

徐小荣野墨清风

 
 
 

日志

 
 
关于我

徐小荣,笔名野墨,江西省作家协会会员、江西省杂文学会理事、南昌市作家协会常务理事、南昌市文艺评论家协会理事、南昌市诗歌学会常务理事。著有长篇小说《河上女人》、中篇小说集《渔火江枫》、散文集<岁月留痕>以及诗歌、报告文学等文学作品200余万字。 郑重声明 本博客文章属原创作品,如有转载、刊登须通知本人并支付稿酬,否则视为侵权。欢迎对本人作品哂正。

网易考拉推荐

鹅湖书院的书香剑气  

2012-09-09 04:17: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鹅湖书院的书香剑气

鹅湖书院的书香剑气 - 野墨清风 - xuxr5516的博客

 

七月间,我和一帮文友应黄山一位画家朋友之邀,去黄山几座古县城游览了一番,归途中,在景德镇的郑云一工作室小憩,有人提议去铅山的鹅湖书院看看,于是我们一行四人便转道去了铅山。

鹅湖书院位于江西铅山县城不远的鹅湖山,因山上有鹅湖得名,与吉安的白鹭洲书院、庐山的白鹿洞书院、南昌的豫章书院齐名,并称为“江西四大书院”。南宋淳熙二年(1175),朱熹、吕祖谦、陆九龄、陆九渊在此聚会讲学。四人逝世后,信州(现江西上饶)刺史杨汝砺筑“四贤祠”以资纪念。淳祜十年(1250),朝廷命名为“文宗书院”。明景泰四年(1453)重建时,称“鹅湖书院”。

 在七月的午后骄阳下,我们来到了鹅湖书院。一下公路,便见一圆形大门,门上镌刻着康熙皇帝亲笔题写的“鹅湖书院”四个大字。书院占地8000平方米,建筑规模颇似孔庙。书院前面有石山作屏,山巅巨石覆盖,石尖耸立,千姿万态,突兀峥嵘。左右两侧山势合抱,重峰叠峦,苍翠欲滴。其左侧山顶,还有飞瀑倾泻而下。书院所在的山谷小平川,更是古木参天,曲径流泉,幽静无比。陪同我们的铅山县文联的同志告诉我们,现在的书院,是在清朝扩建的基础上重修的。院墙前临照墙,墙内有左义门、右义门。书院建筑共六进,分别是:头门,青石碑坊,泮池(池上有雕栏石拱桥,泮池两旁各有一碑亭),仪门,讲堂,御书楼。东西两廓各有士子号舍,这号舍就是当年学生的宿舍,相当于我们现在的研究生楼。书院东、西碑亭内和仪门两边走廊上,保存着十几块明、清两代碑刻。    

走进书院,发现建筑中老的遗存已经相当少了,但大致保留了当初的原样和风格。高大的青石牌坊,正面刻着“斯文宗主”,背面是“继往开来”,仍旧顽强地屹立那里。这牌坊据说是全国唯一仅存的石质书院牌坊,斑驳的容颜,写满了七八百年的风雨。讲堂中,康熙题写的“穷理居敬”匾额和“章岩月朗中天镜,石井波分太极泉”楹联尚存。泮池之水还很清澈,一池的莲荷露出尖尖角,亭亭玉立。站在院中,当年的琅琅书声似乎就在耳旁。 

自东晋以来,鹅湖书院历经唐、宋、明等朝,都聚居过许多学者,曾经是一个著名的文化中心。因南宋时著名理学家朱熹曾寓居于此,并在这里发生了中国哲学史上著名的“鹅湖之会”,因而远近闻名。这个哲学史上著名的“鹅湖之会”,是中国哲学史上一次堪称典范的学术讨论会,首开书院会讲之先河。在这次辩论中所显现出来的思想火花照亮了理学发展的前途。宋淳熙二年(1175年)六月,吕祖谦为了调和朱熹“理学”和陆九渊“心学”之间的理论分歧,使两人的哲学观点“会归于一”,于是出面邀请陆九龄、陆九渊兄弟前来与朱熹见面。六月初,陆氏兄弟应约来到鹅湖寺,双方就各自的哲学观点展开了激烈的辩论。会议辩论的中心议题是“教人之法”。关于这一点,陆九渊门人朱亨道有一段较为详细的记载:“鹅湖讲道,诚当今盛事。伯恭盖虑朱、陆议论犹有异同,欲会归于一,而定所适从。……论及教人,元晦之意,欲令人泛观博览而后归之约,二陆之意欲先发明人之本心,而后使之博览。”(《陆九渊集》卷三六《年谱》)所谓“教人”之法,也就是认识论。在这个问题上,朱熹强调“格物致知”,认为格物就是穷尽事物之理,致知就是推致其知以至其极。并认为,“致知格物只是一事”,是认识的两个方面。主张多读书,多观察事物,根据经验,加以分析、综合与归纳,然后得出结论。陆氏兄弟则从“心即理”出发,认为格物就是体认本心。主张“发明本心”,心明则万事万物的道理自然贯通,不必多读书,也不必忙于考察外界事物,去此心之蔽,就可以通晓事理,所以尊德性,养心神是最重要的,反对多做读书穷理之工夫,以为读书不是成为至贤的必由之路。会上,双方各执已见,互不相让。   

此次“鹅湖之会”,双方争议了三天,陆氏兄弟略占上风,但最终结果却是不欢而散。 

  似乎历史注定鹅湖书院要彪炳千史,在朱熹和陆九龄、陆九渊在这里进行了一次哲学辩论,史称"鹅湖之会”的十三年后,辛弃疾、陈亮两位历史名人又在鹅湖书院举行了第二次“鹅湖之会”,俩人面对山河破碎的民族灾难,为统一祖国而呐喊抗争,以它熠熠的爱国主义思想光辉而映照千秋。可能是第一次“鹅湖之会”的光芒太强烈了,第二次“鹅湖之会”知道的人并不多。第一次“鹅湖之会”,书香弥漫,争论的是哲学命题;这次“鹅湖之会”,却是剑光闪闪,谈论的却是战争。因为,这次相聚的,是两位热血沸腾、狂歌痛饮的文学大师兼抗金英雄。一位是自诩“酒圣诗豪”的辛弃疾,一位是自称“人中之龙,文中之虎”的陈亮。

 辛弃疾大家都很熟悉,他一直主张抗金,却得不到重用,闲居上饶、铅山,郁郁不得志。江东才子陈亮,也算得上读书人中的“异数”。他标举异帜,创立了与理学相抗衡的“永康学派”。和辛弃疾一样,他也是个主战派。无奈,当权者“畏金如虎”,他纵有万般本事也是枉然。赵构驾崩后,陈亮见时局有了转机,便四方奔走。他向孝宗皇帝上书献策,提出“有非常之人,然后可以建非常之功”。这“非常之人”是谁?在陈亮眼里,就是朱熹、辛弃疾(当然,还有他自己)。他很想三个人能坐下来谈一谈,就向朱熹发出了邀请。为了争取朱熹,这位对理学非常感冒的狂傲才子,竟放下面子,从浙江跑到紫溪迎接朱熹。然而,朱熹爽约。他借口年纪大了,只想躲在山里,喝喝自己栽种的杞菊,啃啃菜根,“与人无相干涉,了却几卷残书”。陈亮和辛弃疾的关系,就不一样了。两人是吕祖谦介绍认识的,共同的政治主张使他们互为知己,意气相投,大有惺惺相惜的感觉。淳熙十五年冬,两人来到鹅湖书院,“长歌相答,极论世事”。这次两人会面的主题,就是共商抗金复国大计。在夜风中,满腔热血无处洒的两位铁血文人,“醉里挑灯看剑”。冷冷的剑光,照亮了满地的积雪。两人天天喝酒、谈事,慷慨激扬,何其快哉!十日后,陈亮飘然东归。望着老朋友渐行渐远的背影,辛弃疾怆然泪下。

  千年的时光,也只是弹指一挥间。鹅湖书院就像一位安详老者,虽饱经沧桑,却仍是处变不惊。幽幽而深邃的目光,穿越岁月的烟云。那淡淡的书香,那如霜的剑气,千百年来挥之不散......

鹅湖书院的书香剑气 - 野墨清风 - xuxr5516的博客
 
鹅湖书院的书香剑气 - 野墨清风 - xuxr5516的博客
 
鹅湖书院的书香剑气 - 野墨清风 - xuxr5516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94)| 评论(7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