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xuxr5516的博客

徐小荣野墨清风

 
 
 

日志

 
 
关于我

徐小荣,笔名野墨,江西省作家协会会员、江西省杂文学会理事、南昌市作家协会常务理事、南昌市文艺评论家协会理事、南昌市诗歌学会常务理事。著有长篇小说《河上女人》、中篇小说集《渔火江枫》、散文集<岁月留痕>以及诗歌、报告文学等文学作品200余万字。 郑重声明 本博客文章属原创作品,如有转载、刊登须通知本人并支付稿酬,否则视为侵权。欢迎对本人作品哂正。

网易考拉推荐

雾锁严田墟(一)小说连载 徐小荣赣鄱风情系列小说 节选  

2013-03-31 23:13: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雾锁严田墟 

徐小荣

雾锁严田墟  徐小荣赣鄱风情系列小说  节选 - 野墨清风 - xuxr5516的博客
我小说中的于都严田墟

                                       

                                                一

    细雨好象浓雾,天上的云层染着淡黑色,枪炮声在人们的晕濛的耳朵里显得沉重而阴哑,高挑个头的李新生正弓着腰在战壕里窜来窜去,那张英俊的脸涨得通红,口里不停在喊:“张连长,你那还剩多少人?……肖排长,你瞄准点,给老子把对面那挻机枪干掉……妈的,就那家伙害人……”战场上,他变得粗鲁起来。

    在李新生前面,靠着一条小河流的岸边,是一个古旧的大集镇——严田墟。一颗炸弹落在镇口的长石桥上,桥翻塌下去了,一队冲锋的战士倒了下去。李新生在战壕里气得捶脑门。待那挺机枪声一哑,他抓起地上一支长枪,领头跃出了战壕,战士们高喴着,冒着密集的枪弹,跟着他冲向严田墟……

    这李新生原是峡江县永昌镇吉生药店的掌柜。一九二九年的端午节晚上,因老婆被当地团总铁闫王奸汚,一怒之下他刀辟了铁闫王,在一群团丁的追捕下,他跳进赣江,虽是汛期,江水泛滥,但他是会水的,怎么也沉不下去,昏昏沉沉被江水冲到横江渡,被三个先行侦察的红军便衣救起后,就参加红军了。他有文化,又作战勇敢,打起仗来善动脑筋,沒几年功夫,他便从战士到班长、排长、连长一路升上来,到一九三二年冬,已是红三军团老五团的参谋长。

    黄昏的时候,枪炮声静下来,严田打下了。可李新生左腿小骨被子弹打穿。部队开拔的时候,李新生拿着团里给的十块银元在严田一家药铺里养伤。没躺几天床,他就架着拐杖自己在药柜检药。

    这店老板姓金,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看到李新生自己检药,问道:“红军哥,你认得药吗?”

    “嗨,我十五岁学徒吃药饭一直到当兵,赣州的祥记、樟树的信义,汉口的协盛全都是我常去的字号。”李新生笑笑说。

    金老板一听,全是大字号,这人在药业上定是行家。看他检药、辨认、称戥、切功、砸功、炙功,哎哟,确是一个高手,胜过自己。细问乡里,竟属同乡,都是峡江永昌镇人。金老板这下亲热的不得了,忙请他到堂屋坐下,把全家叫出来相见。

    金老板是永昌镇紫淦村人,上辈手上就吃这碗饭,在这严田墟开药店,虽不富裕,日子还过得下去,老婆姓艾,共生有二女,老大金慧珠,十九岁,最近守寡。二女金慧玲,十七岁,去年和一个叫水生的青年结了婚,因是招赘入亲,所以慧玲婚后呆在娘家。金老板向李新生一一介绍家人后说:“小婿水生在戏班里头,这些天唱戏去了,过两天就会回来。”

    金慧珠这时笑嘻嘻地瞅着李新生说:“李大哥白面书生的样子,哪象个当兵的……哟,怎么不给客人泡茶?”说完转身要去沏茶。

    “不用不用。”李新生柱着拐杖起身阻拦,“小妹子,我在你家养伤,以后打扰的事多呢,要喝我自已会来。”

    这时,他认真看了慧珠一眼。

    金慧珠个头适中,皮肤红润,颧骨稍突,园园的眼睛园园的脸,举止活泼快捷。她见李新生望着自已讲客气话,抿住嘴哧哧笑起来:“没见过这种客人,茶也不肯吃……”

    金老板瞪住女儿:“规矩点,疯疯癫癫没礼貌!”

    慧珠见父亲生气,吐舌做个怪脸,就笑嘻嘻地大步回厨房去了。

    李新生在金家住下来,他什么也做不了,腿痛得厉害。一天到晚,他不是躺在床上就是去柜前和金老板聊天。虽然严田镇的苏维埃主席老刘来金家看望过他几次,金慧珠也不时来找他说说笑笑,心里还是觉得烦闷,离开了部队他心里空空的,总觉得少了什么似的浑身不自在。

    这天下午他睡了一会,就去店门口晒大阳。时已初春,还是寒风阵阵,这腿一动还是痛。金老板见他在门前坐着,也凑过去说话。这时,后房响起二胡声,金老板瞥了后房一眼,不满地说:“哦,我那小婿午后回来了。他一天到晚就喜欢拉琴唱戏,看来要他接我的手是无望了。”

    李新生听出拉得是《斑鸠调》,说:“这把二胡的音色不错。”

    金老板问:“你也喜欢摆弄这东西?”

    李新生烦闷的心情一下没有了,说:“很早的时候玩过。”

    金老板朝房里喊:“水生,拿胡琴来给客人玩玩。”

    水生一身短褂,头戴礼帽高兴地拿着二胡出来,像遇到知音一样,挨着李新生坐得很紧,说:“请请请。”李新生拿过二胡,重调了一下弦音,拉了一曲《旱天雷》。刚完,水生不住拍手叫好。

    “真是好指法,发弓法……”

    这时慧珠端了药汤过来,含情脉脉地看了李新生一眼,说:“李参谋长,你怎什么都会呀……比这秃头鬼拉得好听多了。”

    慧珠等着他喝完药,仍未走开,在一旁歪着头听他拉琴,一副心醉的样子……

    这天晚上,金家因为女婿来了,多炒了几个菜,还拿出一瓶酒,全家人坐在一起喝起来。慧珠娘侧脸问李新生:“你家中有没有妻室?”

    李新生有点不自在,只摇了摇头,没说什么。

    金慧珠见了,心里高兴,想要说话,嘴唇动了动却忍住了。

    水生喝了几杯酒,来了兴趣,便缠着李新生谈起二胡来。李新生正好摆脱窘境,就边谈边点拨他。

    这桌酒,一直喝到了深夜。金老板夫妇和小女慧玲早就安歇去了,就剩慧珠在一旁瞧热闹。她静静听他们说话,只有他们笑时她才跟着笑。那目光,始终没有离开李新生半寸。她有一种感觉,只要和李新生呆在一块,她就开心。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338)| 评论(2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