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xuxr5516的博客

徐小荣野墨清风

 
 
 

日志

 
 
关于我

徐小荣,笔名野墨,江西省作家协会会员、江西省杂文学会理事、南昌市作家协会常务理事、南昌市文艺评论家协会理事、南昌市诗歌学会常务理事。著有长篇小说《河上女人》、中篇小说集《渔火江枫》、散文集<岁月留痕>以及诗歌、报告文学等文学作品200余万字。 郑重声明 本博客文章属原创作品,如有转载、刊登须通知本人并支付稿酬,否则视为侵权。欢迎对本人作品哂正。

网易考拉推荐

雾锁严田墟(五)小说连载 节选(原创)  

2013-04-10 13:19: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雾锁严田墟(五)

雾锁严田墟(五)小说连载  节选(原创) - 野墨清风 - xuxr5516的博客

 

当李新生扮成个收山货的药材商几经艰险回到严田镇,离大年只有几天了。那是个晚上,金老板正同着两个女儿在饭桌边吃饭。第一个看到李新生进来的是小女儿慧玲,她还以为是她那冤家丈夫来了,一瞅是李新生。

   “姐,你看,他晓得回来呢!”慧玲说。

    慧珠抬头看到新生,眼神既兴奋又艾怨,好象有许多话要向他倾诉,赶忙丢下饭碗走去接下背篓,新生不让,说:“我来。”从背上除下来就搁在自己身边。慧珠去厨房端来一盒热

水,关切地对他说:“先洗把脸再吃饭吧。”

    金老板衰老了许多,动作已显得有些迟钝,他慢步走来,像是盼着多年的游子终于远归一样,拉住新生的手说:“我是多想你回来呀,慧珠她妈四个月前中了风先去了……”说着

流下了一行老泪:“水……水生不是个好东西,是他坑害死她娘的……我恐怕也撑不住几天了,两个女儿靠谁来照顾?”老人擦了擦眼泪,停了一会又说:“你来了好,来了好,是她娘在天有灵呵,把你从那么远召回来。慧珠曾当着街坊的面说‘我是有男人的’。这话我点了头。你就是她的男人,谁也莫想作践她。你就光明正大跟他同房,看还有谁敢欺侮你女人。”

    这一席话,李新生是听得一头雾水,稀里糊涂。离开这里一年多,她家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听得出,慧珠是已经把他当作了老公,而金伯父见他一来便说要他和慧珠同房,这怎么办?自己是来这里暂时隐蔽一下,还是要去赣粤边找部队的,现在和慧珠结婚,不是拖累么?”…·

    这时,慧珠端出一大碗热乎乎的蛋汤,李新生在路上饿了几天,端碗就狼咽虎吞起来。慧珠看得心疼,知道他逃出来受了不少苦,就关心地说:“慢点吃,别伤了胃,不饿你还不晓得回来呢。”

    李新生不好意思地冲她笑笑:“是呀,饿慌了,就觉这饭特别香……哦,伯母是怎么过世的?”

    慧玲叹着气,先回房去了。金老板和慧珠就你一言我一语地细说起来……   

    李新生听完父女俩的叙述,后背已是冷汗涔涔,他原打算以伙计身份在这儿隐蔽下来,但现在身份已经暴露,左邻右舍谁都知道他是红军,这严田还能呆得下去?他后悔自己冒失,来坏了这里,但不来这里别处又哪里还有落脚的地方呢?

    慧珠见新生一直在皱眉沉思,急了,便说:“离元宵没有几天了,火烧眉毛的事,你还犹豫什么?你要不娶我,我跳井也不去伺候那傻子!”

    李新生回答说:“我就是和你同了房我也呆不住了,现在谁都知道我是红军,这里我一天也不能呆,得赶紧走……”

    慧珠听了,哭着对父亲说:“爹,新生讲的有道理,还是让我们夫妻去全南吧,有水生这个妹夫在,他是容不得我们夫妻来奉侍你老人家的。”

    新生正吃完饭,听到这里忙放下碗筷,问:“全南?你们在全南有什么关系?”

    金老板说:“是她亲舅舅在全南社岗圩开药铺。去年冬天你在这儿养伤的时候,他就写信来说他的十八岁的独生子得病死了,想得灰心,说要把药铺顶出去回永昌镇老家养老。那时候我就想让你带慧珠去全南接下这个药铺,想到你是队伍上的人没开口。”

    李新生听了,兴奋地说:“这是好主意,舅舅年岁大了,我和慧珠应该去帮帮他老人家。” 原来全南是赣粤边游击区中心,到了那里他就能找到党,找到他的独立二十三团,他能不高兴。

    这边慧珠听他说出那句话来,竟高兴得呜呜哭起来。

金老板想了想,说:“严田这地方你俩是呆不下去了,也只有去全南这条路走,只是相隔千里,以后想见慧珠一面都不容易啊……”

    新生说:“慧珠等我这么久,我对不起金家。我看我跟慧珠带你老人家一起去。”有一个老人同去,别人一看就知道这是一家子迁移,路上岂不更安全。

金老板倒是听得舒颜了,说:“你真是个好女婿,待我想想,商量商量,丢她妹慧玲在这里我也不安心啊。”说着回自己房间去了。

慧珠收拾碗筷,不胜欢喜地说:“你及时在年前赶到了家,这是天意,你答应过的事是一天也不能拖了。他们把我抢走就是一死,我死了你李新生到哪去找象我这样疼你的女人。”

李新生非常感动,提着背篓站起来。

慧珠催他:“快去洗澡,洗完了回房里商量商量。”

新生提着背篓跟在慧珠后面进了厨房,他把背篓里的“药材”往柴火堆里倒,从里面由出一支勃朗宁手枪。慧珠看见赶快跑来。

“给我。”

 新生把枪给她,叮嘱说:“你快去把它藏好。”

“你还要它?”

“穷人没它不行。”

“我就晓得,红军不打散,你人就不会回,红军打散了,你心还不会散。快洗澡,我拿衣服去。”

农村集镇的冬夜,显得空寂而凄冷,乡人都有天一黑就安歇的习惯。所以新生来金家没有一人知晓。他痛痛快快地洗了个澡,人显得特别轻松,又想到自己就要去赣粤边了,心情也特别愉快。他进到慧珠房里,一个人躺在床上休息。今晚他就要和慧珠新婚圆房了,心里不由升起一种不可言状的欢快,慧珠是个好女人,干脆利索、泼辣能干,对他一往情深,体贴入微。想到这里,李新生脸上泛起了幸福的笑意。

    慧珠在厨房里忙,慧玲便抽身去给父亲收拾床铺。金老板见慧玲进房,叮嘱道:“你姐夫回来这事,你千万不要在外面漏出风声。”

“我晓得。”慧玲认真地应道。

“他们两口子在这里都呆不住,放他们走我又舍不得……"

“爹,你放心,我会服伺好你老人家的”

“就是你那口子哟,弄得我们全家这个样子。”

 慧玲听了眼睛红起来想哭:“爹,这不能怪我,是二老作的主,嫁给他好几年,他就是不专心过日子,叫我怎么办?不到万不得已,这日子总还得过下去。我不会跟他一条路上走。现在只能就着他,看他日后回心转意,回来顶下这店开下去,也比在外看人家脸色强。”

    正说着,慧珠给父亲端了洗脸水来,慧玲说“姐,这几天我来服伺爹,你好好陪姐夫。” 金老板也说:“是啊,你就去吧。告诉新生,你们这次圆房就只能这样马虎些,张罗不得,你们都要原谅我。这两天你们也要好好商量一下,总不能让新生天天躲在家里,要走就快些走。”

慧珠回房,关上门,把他爹讲的话对新生说了一遍。李新生说:“爹这么大年纪,留在这里我不放心,还是一道走吧。”

慧珠说:“是呀,我也这么想。”就慢慢倒在新生怀里,新生搂住她,两人谁也不说话,就这样静静地坐着。

    没有宾客,没有红烛,甚至没有欢笑,李新生和金慧珠这对新人儿就在这没有任何喜庆装饰的房间里度过了新婚第一夜。清晨,慧玲先行起来做饭,慧珠还是和以前一样按时下到厨房,慧玲说:“姐,你去歇去,我来做。”

    慧珠说:“好妹子,姐谢谢你。”帮着打水去爹房里,临走又说;“姐姐求你,你姐夫是红军,这事犯了杀头罪,你千万不要露了风,让他多歇两天。”

    “爹交待过我。”慧玲说。

    

  评论这张
 
阅读(232)| 评论(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