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xuxr5516的博客

徐小荣野墨清风

 
 
 

日志

 
 
关于我

徐小荣,笔名野墨,江西省作家协会会员、江西省杂文学会理事、南昌市作家协会常务理事、南昌市文艺评论家协会理事、南昌市诗歌学会常务理事。著有长篇小说《河上女人》、中篇小说集《渔火江枫》、散文集<岁月留痕>以及诗歌、报告文学等文学作品200余万字。 郑重声明 本博客文章属原创作品,如有转载、刊登须通知本人并支付稿酬,否则视为侵权。欢迎对本人作品哂正。

网易考拉推荐

雾锁严田墟(六)小说连载 节选 (原创)  

2013-04-12 17:07:2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雾锁严田墟六

    

雾锁严田墟(六)小说连载 节选  (原创) - 野墨清风 - xuxr5516的博客

 

   这天正是腊月二十八,严田年前最后一个圩日,赶圩的人特别多,街上熙熙攘攘。

    慧珠整个上午跟爹在柜上应付生意,新生呆在房里休息,还真消除了多少天来风餐露宿的疲劳。

    下午,金老头要慧珠打点酒,杀只鸡,说他有事要和大家讲。慧珠看得出,爹是思考成熟了。

    晚上,金家关上门吃饭,金老头要喝酒,要大家也喝点。他举杯对新生夫妻说:”你们这样简陋地成婚,爹对不起你们。这杯酒就算我老头子高兴吧,希望你们好好过日子,给我生个外孙接替金家香火。”说完一口喝尽。

    李新生痛快答应:”爹,慧珠生下第一个儿子,我就让他姓金。你们全家对我的恩情,我是难以报答的了。这一点我是做得到的。”

    金老头笑着点了头,就只顾吃菜,并不说话。慧珠心里急,就问:“爹,你不是有话和我们谈吗?”

    爹点头说:“天气冷,先吃饭,吃好了再谈。”金老头平时不喝酒,今晚高兴,也就只把慧珠姐妹俩杯里剩下的酒喝完,就吃饭了。待姐妹俩收拾好桌子,进厨房把碗筷洗好出来,正准备坐下听父亲训示,外面却有人在“咚咚咚”地敲门,慧珠起身去了门边。

    她警惕地问道:“谁呀?”

   “我,姐姐,水生。”

    她急忙高喊,好让李新生听见:“妹呀,你男人来了!”

    新生一听,急忙转入后堂的慧珠房里。

    水生进来,两眼骨碌碌地四周转了一圈后,问:“怎半天才开门?”

    “正洗着碗咧。”慧珠没好气地回答,转身朝前走了。水生跟在后面嘀嘀咕咕:“姐,我其实也是一片好意,以后……你过了门就会知道,到那个人家去,怎么也比你守一辈子寡强,吃喝穿戴随着你意,就是那人傻一点。”

    慧珠听得恶心,正想转身给他一巴掌,但一想忍住了,只好不睬他,先进后堂去了。

    金老板听到水生在前边说的话,本想进房去避开他,但今天不能,因为有新生在,他要压阵,就坐着不动。水生进来,竟不把老丈人放在眼里,招呼都不打一声,就在桌前坐下来。

    慧珠有意摸摸他的底,这狗东西很久未来不知今天是什么风把他给吹来的,就说:“妹夫还没吃饭吧,我去煮面……”

    “不——要,你看我都喝多了点,是在区公所吃的夜饭。”水生走到慧珠面前,说,“区里一致都说你们全家不错,只要让慧珠过门就好。姓李的不过在这里养了几天伤,区里知道你们也是没办法,现在红军走的走了,死的死了,他也不知是死是活,想也没用。”说完,提起茶壶对着嘴就咕咕咕地喝了半壶水,放回桌上时一眼看到酒瓶,他满脸孤疑看看慧珠,又瞧瞧老丈人,他知道,金家不来客人是从不买酒的,忙问:“怎么,来客人啦?”

    慧玲赶忙说:“就你干的好事,自从那回你带人来折腾后,爹就常常筋骨痛,喝点酒舒服些。我还没找你算帐呢!”

    水生这才放了心,说:“我也是为金家好嘛。慧珠嫁过去,那老爹百年之后,偌大一个家,嘿嘿,就不是姓金的啦。"

    老丈人气得一拍桌,站起来要走。“慢来,”水生似乎有事,拦住老丈人说,“有句话要当作大家说清,历年我算金家人在这里过年,今年我父母兄嫂说,太平日子要大团圆,叫我来接慧玲回去,就过一个年。老人家嘛,就烦姐姐在家伺候几天,以后姐姐伺候老人的机会也不多了。”

    “你一人去,我在家过惯了年。”慧玲说。

    “哎,那不行,蒋总司令提倡新生活,第一条就是明礼义嘛。我讨了婆娘几年,还不能带去跟亲生父母一同过个大年,这算有礼吗?”

    慧玲见把蒋总司令都抬出来了,就问爹:“爹,你说我去不去?”

    金老板听他那些话,早看出他的真实用意,为了稳住他,对慧玲说:“去吧,去也是正理。在夫家要懂点礼貌,这里有你姐姐,你不要担心。”

    水生家在四都,离这有20多里。第二天一早,水生两口子起来洗漱,慧珠已在厨房,她们姐妹互相只说了一句话。

    慧玲说:“水生换下的衣服,你帮着洗一洗,回来好穿。”

    慧珠说:“我会收拾,路上走好,要小心谨慎,善待公婆,莫忘了爹的嘱吒。”

    慧玲会意地点点头,随水生走了。

    这天二十九,明天就是除夕,家家户户这两天洗洗刷刷,张贴春联,杀牲煮酒,作过年准备。金老板一起床,就叫慧珠拴门唤新生前来议事。

    老人第一句就说:“听着,你们明天一定得走,否则就来不及了……”

    慧珠惊讶地说:“不行,慧玲不在这里,不能丢下你老人家孤零零一个人在家过大年……”

  金老板打断女儿的话:“你不懂。水生是有意接走慧玲的,他是为了把你拖住啊,以为我一个老头子非要把你留在身边不可。等他们喝够了玩够了就来抢人,你就甘心落到那地步?”

    “那我们初三初四走也好嘛……”

    “不行。过了年路上拜年的人多,容易被人发现,一定要在大家忙着过年的时候走,你们起码要走出百二十里去,熟人就少了。”

    新生这时才说:“爹看得很准,很有道理,只是爹一人在家我们不放心,是不是一起走?”

    “哎呀,这怎么行。”金老板说,“莫说把门一锁,立刻就会被人发现。就算上了路,我年老体衰,跟着你们不是更碍事吗?”

    慧珠哭着跪在父亲跟前:“爹,你这是为了女儿拿自己的老骨头去挡呀……女儿怎么能忍心呀……”

    金老板有些生气了:“要不,大家就死在一起哟。”

    慧珠这才止哭起身。

    这一天,慧珠在外露面,买年货、洗门板、贴春联,新生煮饭、杀鸡。夜里,他们提前吃年夜饭,离情别绪代替了团圆欢乐。饭后,金老板拿出二封信交给慧珠说:“我已写好两封信,一封给吉安你三叔,一封给全南你舅舅,后面有详细地址。”接着又拿出一包东西:“这是五十块现洋,给你们做路费。你们明天走,什么也不要带,提只礼蓝做个走亲戚的样子,需要的东西等到了吉安再添置。”老人又叮嘱了一些别的就回房睡了。

    漫长的冬夜。慧珠即将告别养育自己的父亲,告别从孩提时就一直住惯了的老屋,心里非常难受。鸡叫头遍的时候,两人起床,见老人已在堂前等候,赶忙双双跪下叩头告别。慧珠又涔涔泪下。老人也双眼湿润安慰女儿:“别哭,新生及时回来,是天缘,给你辟开一条出路,你两人绝路逢生,吉人天相,此去一定大吉大利。”

    慧珠轻开大门,说声“爹爹保重”,跟着新生上路了。霜风割面,寒气逼人,仰望金牛星座已西斜天边。金老板久立门前,望着两人渐渐消失在浓重的夜色之中,才一声长叹缓缓进屋。

    等到东方破晓,新生夫妇已踩着白霜,离开严田二十多里远了。

  评论这张
 
阅读(229)| 评论(3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