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xuxr5516的博客

徐小荣野墨清风

 
 
 

日志

 
 
关于我

徐小荣,笔名野墨,江西省作家协会会员、江西省杂文学会理事、南昌市作家协会常务理事、南昌市文艺评论家协会理事、南昌市诗歌学会常务理事。著有长篇小说《河上女人》、中篇小说集《渔火江枫》、散文集<岁月留痕>以及诗歌、报告文学等文学作品200余万字。 郑重声明 本博客文章属原创作品,如有转载、刊登须通知本人并支付稿酬,否则视为侵权。欢迎对本人作品哂正。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长篇小说<渔火江枫>连载(2)  

2013-07-31 13:25: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

    落水女人姓杨,名秀花。这年刚好十七岁。

    杨秀花真是应了一句老话:红颜薄命。

    辛亥革命的前夜,杨秀花在鄱阳湖边一户姓王的人家呱呱坠地。她父亲是个老实巴交的渔夫,靠租来的一条旧船在湖上打鱼为生,小俩口日子尽管过得紧巴,但自从有了小秀花,这个家也就有了生气,有了欢乐。可是好景不长,在秀花四岁的那年,她父亲出湖打鱼,遇上一场罕见的大风暴,滔滔巨浪吞噬了他的父亲和那条旧渔船。

    秀花娘悲痛欲绝,对着浩浩鄱湖一连痛哭了三天,哭哑了

声,哭干了泪。隔了些天,租船给他们的那户人家又登门来讨

债。秀花娘一横心,嘶哑着声说:“我孤儿寡母的也实在拿不

出钱来,这样吧,这间矮屋你们拿去,算是抵了那条渔船。”

    那年夏天,秀花随娘讨饭流落到了湖口。那时节的湖口虽

然是个小县城,但因水运发达,进出长江的货物都在这里集散,倒也商贾云集,异常繁华。母女俩穿过一条小街,看见前面有一个十分热闹的广场。右边一排是一长溜商铺字号,左边也尽是布蓬搭起的小摊子,卖吃的、卖旧衣的,样样都有,人来人往,真是热闹。秀花娘俩刚从乡下出来,望着这个情景,看得呆了。俩人走走看看,进了靠街的一家茶馆。

    茶馆里坐满了茶客。这阵正是中午,太阳当头,许多茶客

在打瞌睡,就是那坐着喝茶的,也都对着一盘象棋,一声不响。

茶馆里倒显得十分静僻。

    茶楼卖唱,是乞讨的一种好方式。秀花娘俩就是靠着唱小

曲儿一路走到这湖口的。这秀花娘虽是乡下人,长得倒还标致,且唱得一手好曲儿,人美嗓亮,有了这好条件,娘儿俩这一路还不至于饿肚皮。秀花自小听娘唱曲,耳闻目濡,就也学会了许多曲儿,张口唱来还有模有样的一副娇人神态呢。

    这茶馆座客中,有个肥头大耳的胖子正眯着眼睛喝下一口滚茶,秀花她娘便朝他走去,俯身柔声问道:这位大哥,听个曲子吧?”

    “滚滚滚,哪来的野婆娘!”胖子显然是不耐烦,恶声喝道。当他抬头向秀花娘望去时,却怔住了,旋即换上一副笑脸:“也好……反正今日有闲,听听也好。”

    秀花娘唱了一曲《孟姜女》。

   “再来再来,”胖子朝茶桌上摔出一块现洋,高声喊道:

“老子有闲,听一个下午!”

    秀花娘一见桌上的现洋,乐了,唱得更起劲了。

    茶馆里打瞌睡的人全醒了,下象棋的也把棋盘一撇,全走

过来,就把秀花娘团团围定,笑眯眯地看个不停。

    这当儿,一个黑衣黑裤、提着一只鸟笼的瘦脸汉子大声说:“喂,小娘子,唱段《十八摸》,我也给你一块现洋!”  、

    秀花娘果真唱起了《十八摸》。

    提鸟笼的瘦脸汉子等秀花娘唱完,一把抓住她的手,嘻皮

笑脸地说:“嘿,细皮嫩肉的,这味道好啊……一块现洋,我们

再做一段十八摸。”嘴里说着,一只手就在秀花娘身上乱摸起

来。

    这边那个胖子也装起疯来,双手搂住秀花娘,兴奋地叫

道:“现洋么,我也有……我也有……”

    秀花娘吓得呆瞪瞪的,手脚无法动弹,急得只好大叫:“喂,你们干什么?……快放开……呸,不要脸!死河佬……放手哇。”

    瘦脸汉子嘻嘻地笑,两手只顾在秀花娘奶子上又摸又捏、

又抠又拧……

    秀花娘痛得流出泪来,想挣扎又挣扎不动,便向着全茶馆

的人喊了起来:“这大白天,有这样欺侮人的吗?……难道就没了王法?大家评评理啊……”

满茶馆的人都望着她,却没有一个人走过来。     

小秀花没见过这架式,吓得嚎啕大哭……

    那瘦脸来了劲,居然解开了秀花娘身上的衣衫,两团白白

的奶子蹦了出来,上面布满了紫红色的抠痕。胖子一见,眼睛

立刻亮了,忙将嘴唇凑过去,含住一颗奶头……

    猛然问,一个洪亮的嗓声如雷声般炸响:“两个畜牲——

全给我住手!”

    奇怪! 胖、瘦两人一听这声音,当真松开手来,怯怯地退在

一边。

    围观中的一个茶客高兴地说:“这下好,杨老大来了,这

女人有救了! 唉……可怜呐!”    .

    杨老大分开人群,快步走到胖、瘦两人面前,甩手给了一

人一巴掌,忿忿地骂道:“娘卖穴的,只会欺侮女人。滚!”

    这边,秀花娘惊魂未定,还在大口大口地喘气,当她缓过

神来,才觉得胸前两只奶子火燎燎般痛,忙整好衣衫,双手在

奶子上轻轻揉擦,嘴里气得在骂:“剐千刀的! 炮子穿心的! 死

河佬……”忽一眼瞅见那个帮她解围的粗壮汉子正在盯着自己,脸就立刻羞得通红,赶忙拉过一旁哭涕的秀花,上前作了深深一躬,说道:“谢谢大哥相助之恩……”嘴唇动了动,还想说些感激的话,一时又想不起来。

    杨老大哈哈大笑起来:“这点小事,用不着谢。你们快回去吧,别再来这儿卖唱了。”

秀花娘两眼一酸,嘴角一牵一牵的轻声道:“我这异乡人那还有家呵,只有四处流落了。”

   “你老公呢?”

   “死了。”

    杨老大“哦”了一声,说:“你一个年轻女人,又带个细伢

子,在外流落……唉,难呐。”面容露出同情之态。    

    秀花娘红着脸说:“这湖口不是个好地方,可我也实在没

地方好去……”

    杨老大听了这话,觉得秀花娘俩着实可怜,看着她一双秀

目大眼满怀心事地望着自己,慢慢也有几分对她不放心起来。

心想这湖口,是个四通八达的水运码头,那些三教九流、偷扒

拐骗的人,来来往往真是比牛毛还多,她这么一个刚从乡下出

来的年轻女人,又长得齐整漂亮,万一出点差错,怎么得了?

……他心里这么想,嘴里又不好明白告诉她,只好从旁指点她

说:“你还是赶快去乡下的好,那里人厚道,这城里人杂,乱得

很哩。”说完见秀花娘半天没有做声,他换了口气,又低声地

说:“你实在没地方去,那就跟我去船上吧。唉,我也是孤身一

人,江湖漂流哇。”

    秀花娘点点头,牵着秀花默默地随他去了。

    杨老大真名叫杨志高,是湖口一带数一数二的船老大,这

年四十二岁,大半辈子都在江河上过活,闯过无数的激流险

滩,在赣江、鄱阳湖上,风高月黑的晚上也敢行船。他性情暴

躁,为人耿直,专爱打抱不平,是个有钱就花,有酒就喝的硬朗汉子。他二十三岁那年,曾娶过这湖口县城的一名女子,那女人因过不惯船上的生活,杨志高就让她在县城住下。婚后的第二年,有一次杨志高跑汉口回来,深夜上岸,回到家中却见老婆正和一个男子在床上作乐,他二话不说,当晚就把那女人给休了。从此他不再娶亲,说女人都不是好东西,娶了是个累赘,不如光身一人自自在在。

    这日,杨志高在朋友家中喝了一斤多高梁,路过那茶馆,

见里面甚是喧哗热闹,便进去看看,正遇秀花娘受人污辱,不

由火冒三丈,出手管了这事,后又见秀花娘俩可怜,起了恻隐

之心,收留了这母女俩。

    秀花她娘是个勤快能干的女人,自来船上后,烧菜煮饭、

缝补浆洗,上上下下对杨志高服伺的细心周到,杨志高整日乐

得合不拢嘴。

    日子久了,俩人就有了那个意思,就在中秋那晚,杨志高

请来江里行船的几位好友,痛痛快快地喝了一桌酒,他俩便算

是成了亲。虽说秀花她娘比杨志高小了整整二十岁,但母女俩

总算有了个依靠,秀花她娘心里还是挺高兴的。

  从此,秀花也就改姓杨了。

  

  评论这张
 
阅读(325)| 评论(7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