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xuxr5516的博客

徐小荣野墨清风

 
 
 

日志

 
 
关于我

徐小荣,笔名野墨,江西省作家协会会员、江西省杂文学会理事、南昌市作家协会常务理事、南昌市文艺评论家协会理事、南昌市诗歌学会常务理事。著有长篇小说《河上女人》、中篇小说集《渔火江枫》、散文集<岁月留痕>以及诗歌、报告文学等文学作品200余万字。 郑重声明 本博客文章属原创作品,如有转载、刊登须通知本人并支付稿酬,否则视为侵权。欢迎对本人作品哂正。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 长篇小说<渔火江枫>连载(第十三. 十四)  

2013-08-20 17:24: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三

    四月间,姚氏离开永昌镇去了省城南昌,一是出席女儿的婚礼,二是想借此机会向丈夫张梦樵主动提出纳妾的事。

    在姚氏抵达南昌第二天,陈青云和张佩兰就在江西大旅社举行了文明结婚礼,场面既摩登又阔气。身穿礼服的新郎新娘坐着红绸装饰的敞篷小车,由另一部汽车上面的乐队引导着,在南昌市区兜了一圈,到大旅社门前停住,新郎先下来,举着新娘的手指尖,把她搀扶下来,在彩花飞雨中由男女宾相陪伴,缓缓登上台阶进人大厅,乐师们奏起欢快的乐曲,贺客开始络绎不绝地进入大厅。下午五时,婚礼开始,主婚人、证婚人、介绍人,双方亲友都说了些冠冕堂皇的吉利话,使得新郎新娘不论在门第上、学问上、性情上都更加园满完备。以后又是交换戒指、行礼、拍照,乐声不断地此起彼伏地奏着,足足搞了一个钟头。接着就喜庆筵开始,觥筹交错。其贺客之多,排场之大,在省城也难得一见。

    这春光绸布庄老板陈子善是省城商界耆宿,祖籍安徽,在南昌经营绸缎布疋多年,在省城颇具声望,结交甚广。此次陈公子合卺大典,南昌卫戎司令本答应亲来证婚,岂料临时又辞以军务紧急,不暇前来。原来赣南朱、毛红军沿赣江而下,攻取南昌,此司令深恐怖防失察,赶往江对岸的牛行车站巡察去了。陈老板仓猝间遂改请财政厅某显要莅临证婚。

    姚氏久居乡间,有生以来第一次见到这种大场面,而且来宾又都是省城的名门望族、达官贵人,起先有些胆怯,后来给他们夫妻俩道喜的人多了,慢慢她就兴奋起来,应酬自如了。她随着丈夫不停地跟显要人物敬酒、攀谈,仪态端庄且举止得体,一直闹到深夜才酒尽人散。

    张梦樵同夫人姚氏回到家后,一个人便闷闷不乐起来。自己人到中年却无子嗣,这承接张家香火的事不能再拖了!他很想纳妾生子,以承宗嗣,可他摸不准妻子姚氏对此事的态度,因此才心情烦闷。

    姚氏假装睡着,见老公还在一个人唉声叹气,已猜着几份原由,心想自己已没有必要再去劝他,只要暗中给他物色一个姨太太便可以了。

    第三天,女儿佩兰和女婿回门,那陈少爷人也乖觉,一见姚氏便恭恭敬敬地叫了一声“妈”,姚氏听得心花怒放。她按风俗宰了一只肥鸡婆给回门的女婿吃。同时炒了几个小菜,一家人高高兴兴地围在一齐吃着。张梦樵见女婿来了,心里也是快活,便拿出酒来和女婿边喝边聊。

    临走,女婿对丈母娘说:“妈,我姐说她在家闷,要我请你去家走走,跟她一块说说话。”

    姚氏高兴地说:“我也在家闲得慌呢。明天我就去。”

    陈子善年逾古稀,膝下只有这姐弟俩一对儿女。这陈姑娘早些年嫁给景德镇一个瓷厂老板的儿子,这次来省城一是为弟弟贺婚,二是给父亲祝寿。陈老爷子的寿诞还在十月间,因要久住便带了贴身丫环喜梅来。

    一来二往,姚氏便与陈家姑娘混得稔熟,成天一起看戏、听书、搓麻将,不是去万寿宫抽签,就是到佑民寺拈香,俩人亲密无间,形影不离。

    这日,姚氏和陈姑娘在房中闲聊,话题转到新姑爷身上,陈家姑娘说:“伯母,你家佩兰要是给我们陈家生了儿子,便是大功一件……”姚氏听了这话却叹起气来。陈家姑娘忙问姚氏为何不快,姚氏便把自己不能生育、膝下无子想为丈夫纳妾的事说了一遍。

    陈姑娘对姚氏为延张家香火替夫觅小的德举大加赞尝了一番,说姚氏深明大义,并慷慨许诺:只要张伯父看得中,她将无偿赠送喜梅给他为妾。

    姚氏听后拍手笑了,连忙称谢。    

    姚氏对喜梅颇有好感,这并不是因为喜梅长得漂亮,而是因为她性格温顺,处事胆小谨慎,又是丫环出身,进了张家做小,姚氏也好驾驭。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来得全不费功夫。姚氏能不高兴?当下姚陈两人便商量好,等陈姑娘给父亲祝完寿后,便把喜梅留下给姚氏,自己独个回景德镇夫家。姚氏算了算,正好还有半年时间。

    姚氏从此对喜梅亲近起来,常给她施些小惠,进行笼络,并不把她当下人看待,弄得喜梅对她感恩不尽。但她在丈夫张梦樵面前从不透露半点消息。

    张佩兰的蜜月还未度完,南昌城突然吃紧。城里到处传闻红军已打下高安,正浩浩荡荡地向南昌开来。一时间人心慌恐,一些有钱人家都在收拾细软,作出城的准备。到了闰六月初三,驻军封锁了赣江上的中正大桥,加紧江防,晚上江对岸的牛行车站响起一阵密集的枪声,驻军都退到城内,凭江固守。但没过几天,江防解除,一切归于正常,有人说红军业已西去,进攻长沙去了,人们这才吐了一口气,溯江而上的班轮也开了航。姚氏在南昌无意间了却了替夫纳妾的心愿,对象也正是自己满意的人选,便急着要去永昌镇处理福生的事。

 

十四

    

    就在姚氏离开永昌镇去了南昌后,永昌镇里相继发生了两件意想不到的事:先是李子清投江死了,后是朱毛红军开进了永昌镇。对李子清的死,镇里众说纷芸,有人说是屠夫为了霸占秀花杀了李子清后再投尸赣江,也有人说是秀花和屠夫

勾搭成奸设计害死了李子清,还有人说李子清是为债务所困而投江自寻短见……不管哪种说法是真是假,人们都说李子清死得太怨了!连那些嘲讽过他,骂过他是“缩头乌龟”的人在李子清死后也表示了很大的同情。但这些原谅和同情来得太晚了,李子清毕竟已经死了。

    不过镇里人不会忘记,在李子清死前,曾经有过这么两件事。

   一是端午节的头十天,镇上一群年轻人来到济和春,要李子清捡药,李子清笑脸相迎,接过药单一看,顿时气得一脸发青,全身瑟抖,突然大叫一声,口里吐出了大块的血。那群青年人则在店堂里哄堂大笑起来。

    原来那药单上面画着一只大乌龟!下面还配了一首打油诗:子清子清太软弱,为了活命让老婆,屠夫那根烂头枪,岂能弄得秀花乐。

    以后李子清就一蹶不振,神情萎糜,还经常会大口大口地吐血。短短几天,一个二十朗当的年青人,突然间就变成了小老头。

    二是端午节那天,李子清被两个背枪的乡丁押进了联保处。罪名是借款到期,赖账不还,有人把他告了。在联保处,李子清因拿不出开店借的二百块现洋,被打得死去活来,最后还是屠夫担保,由人用竹床把他抬了回来。秀花心疼丈夫,流泪跪着请求屠夫借钱给她为丈夫治病。

    要说这李子清真是可怜。一年前,他带着妻子回到永昌镇,原只想开药店谋生,守着妻小过太平安稳的日子,那知事与愿违,现实把他极普通的心愿撞得粉啐,店未开成,倒稀里糊涂地欠上了一笔沉重债务。这一年中,他除了饱尝到生活的艰辛外,还忍受着屈辱,妻子给人欺侮玩弄,自己却在一旁无能为力,无法制止,人世间还有什么比这更残酷、更令人绝望的呢?

    这天晚上,李屠夫以借钱为由,缠着秀花,秀花为给丈夫治病,不得不闭起眼睛任他胡来。李子清听见那屠夫的喘气声和欢娱的轻呼声,闭上了眼睛,他已经麻木了,对一切都无所谓了,他要离开这个世界,来解脱自己身上一切的不幸和痛苦。他觉得这个夜晚特别漫长,是呵,这是他在这个世界上的最后一个晚上,他想好好看看妻子秀花和儿子福生。半夜里,秀花从屠夫房里回来,子清向妻子招招手,说:“秀花,你把福生抱来我看看吧。”“嗯。”妻子顺从地抱来福生站在他身前,他把母子俩看了又看。唉,要走了,说点什么吧,他嘴唇动了一下,还是把话咽了回来,只挥挥手说:“你们去睡吧。”

    快天亮的时候,秀花起床不见子清,吓得大叫起来。屠夫闻声进来,秀花指着床说:“子清·…··子清他不见了!”

    两人在空寂寂的永昌镇找了个遍,不见子清踪影。秀花忽然想起什么,匆匆朝江边跑去……清晨,秀花才在江边望津亭下不远处,找到了子清一只陷在泥里的布鞋,她头晕目眩,两手支地,“哇”地哭起来。

    屠夫抱着福生走来,让秀花哭了一会,才劝道.‘‘唉!人死不能复生,你就莫哭了,自己身子要紧啦,你哭坏了身子,这福生朗格办?”他一手扶起秀花,又说:“莫哭莫哭,以后我们共同看重这根苗,让福生有出息,有发达,也就对得起他子清了。”

    悲伤之极的杨秀花听了这话,感到些许安慰,觉得屠夫虽有他不中人意之处,还是体贴自己的,自己母子俩今后还要活命,一时还得靠他,何况早就木已成舟,还说什么呢?忍受着过吧。这才收住哭声,靠住屠夫,望了一眼滔滔江水,一步三回头离去了。

    快到孙家大屋,对门谢妈闻声出来,见秀花手里握着一只泥鞋不停地抽泣,知道出事了,赶紧走过来,一边扣衣襟一边念叨:“阿弥陀佛。一女事二夫,那有不出事的!”搀扶住秀花进了屠夫房里。

    风住香沉,往事迷离,秀花想起子清过去为她吃苦受辱,今后再也见不到他了,又不觉悲从中来,放声大哭。谢妈陪着她流了一会泪后,牵起衣襟在眼角揩了两下,收住悲容咽声说:“子清走了,你现在孤儿寡母总得过日子吧,也只好就着屠夫过了。你也莫哭了,耐烦过吧。记住,三天后,你要带福生到江边烧点纸,叫福生磕个头。”    

    秀花三天后没有去江边烧纸磕头,因为这天镇上来了红军,他们是去攻打省城南昌路经永昌镇。红军在镇上住了三天,秀花被许多新鲜事吸引住了。红军把镇上的头面人物捉起来,用绳了绑着戴个高帽让他们低头游街,没收了他们的财产,并把他们的粮仓打开,将粮食分给了镇上和四乡八村的穷人,张公馆也不例外,粮仓里分得一颗粮食不剩。屠夫也分得一袋白花花的大米。只是联保主任铁闫王二天前就躲到县里去了,没被捉到。秀花觉得很可惜。

    没事的时候,秀花便上街听那些剪短发的女兵作宣传,她通文识字,很多道理一听就明白,不禁心里叫起屈来:红军呵:你们为什么不早三天来永昌镇?要是早三天来到,我那可怜的李子清就不会死了!

  评论这张
 
阅读(250)| 评论(3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