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xuxr5516的博客

徐小荣野墨清风

 
 
 

日志

 
 
关于我

徐小荣,笔名野墨,江西省作家协会会员、江西省杂文学会理事、南昌市作家协会常务理事、南昌市文艺评论家协会理事、南昌市诗歌学会常务理事。著有长篇小说《河上女人》、中篇小说集《渔火江枫》、散文集<岁月留痕>以及诗歌、报告文学等文学作品200余万字。 郑重声明 本博客文章属原创作品,如有转载、刊登须通知本人并支付稿酬,否则视为侵权。欢迎对本人作品哂正。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长篇小说<渔火江枫>连载(3)  

2013-08-02 16:17: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一章

    杨志高打从娶了秀花娘后,脾气也就改了许多,没事不再

去岸上闲逛了。过去,他是一张嘴,怎么也好糊口,如今一下加了两张嘴,张口要吃,伸手要用,可不是闹着玩的。他借钱买了一条新船,天天风里来雨里往的,在大江上辛勤奔波。只要有货运,他杨志高连鬼门关也敢闯。他心里早已盘算好,只要辛苦三年,买船借的高利贷就可以还清,还要攒点钱供秀花上学识字。一个女人,一生世在船上太辛苦了。

    秀花伴着江涛声在一天天长大。

    这丫头野得很,八、九岁的一个女孩还整天和男孩子混在

一起,下到河里摸鱼捉虾、争抢浮柴,光着屁股不害羞。

  这日,杨志高没有出船,老婆坐在桅杆边缝补,他蹲在一

旁想自己的心事。初夏和煦的江风悠悠拂来,煞是惬意。

    秀花和一群男孩子光着身子在水中嬉戏,杨志高望着女

儿欢快的身影,忽然想起一件事来,便过去和老婆说:“这些

年我们有些积攒,债也还清了,我想让秀花去学堂识字。”

    老婆一听这话,喜得站了起来,两片嘴唇蠕动着,半天才

说出一句话来:“你……真好!”

    不知什么原因,她和杨志高结婚四年多了,还老是怀不上

孩子,她很过意不去。杨志高并不在意,反倒来安慰她:“怀不

上就怀不上嘛,秀花还不是和我的亲生女儿一样?有她够了。”

    她庆幸自己把终身托付给了一个天底下最好的男人。

    秀花在湖口的一所新式学堂里一直读了五年,到她十四岁那年,她母亲不幸患上了痨病,整整半年卧床不起。继父缺少帮手,她不得不中断学业回到了船上。这时候的杨秀花已是一个招人喜爱的楚楚少女了,她皮肤白净,体态丰盈,浑身透出青春的气息,和她母亲一样是个美人胚。和母亲不同的只是性格,她母亲沉稳、内向,而她活泼、开朗,全无少女固有的那

种矜持。

    回到自己熟悉的船上,没有了学堂那些讨厌的约束,杨秀

花快活的象只小燕子,整日吱吱喳喳,说笑不停。见女儿这样

开心,父亲心里也高兴,母亲的病似乎也好了许多。

    欢乐的时光随着江水悄悄流走,转瞬又过了三个春秋。杨

秀花出落的更加迷人了,浅浅一笑,面颊上一对小酒窝甜蜜动

人。这三年,杨秀花帮着父亲在江上行船,没少经历风雨,可皮肤依然是细嫩白晰,真是天生丽质!

    看着女儿一天天长大,母亲却在一天到晚地唉声叹气,女

儿不明白,问母亲:“妈,你整天唉声叹气干啥哩?这病不是在

治么?”

    母亲摸着女儿的脸蛋,苦笑着说:“秀哇,妈这病不要紧,

我是看着你心里才难受……”

    “我这不是好好的吗?你愁啥?”

    “唉,穷船家的女儿,干啥要长得这样好看……”母亲望

着江水,象在自言自语。

    秀花小嘴儿一呶:“这有啥,我总不该在自己脸上划两刀

吧。”    

    母亲忧愁地望着江水,不再言语。

    晚霞把江水染得血一样地红。

    这天晚上,杨秀花在后舱睡得正香,朦朦胧胧间被父亲摇

醒。她揉着眼睛,问:“爸,做啥哩?”

    “今晚没得睡,快去起桅升蓬,去老爷庙。”

    “去老爷庙?!”秀花惊得睡意全无。

    这老爷庙是鄱阳湖中的一座孤岛,离湖口有四十多里水

路,却是鄱阳湖一个最凶险的去处,就是平常日子也是风大浪

急,波涛汹涌,若是遇上坏天气,那浪更是吓人,一窜二三米

高,象小山一样一重又一重地压过来,风发出骇人的尖啸,仿

若鬼哭神嚎,一片恐怖。这鬼地方不知害了多少船家的性命。

所以,鄱阳湖一带的船家渔民,一听到“老爷庙”三个字,无不胆战心惊,迫不得已经过老爷庙时,都要烧纸钱、放鞭炮、贡奉三牲,以求神灵保护。

    杨志高却为何要夜闯这凶险之地呢?

    原来他是被人迫胁而不得已。

    鄱阳湖整个流域内纳江西赣、信、修、抚等大大小小十多

条河流水系,外接长江,江西进出物资都需经鄱阳湖吞吐,所

以,这里帮派林立,常为地盘和利益争斗的十分激烈,只是这

种帮派之争并不波及老百姓,故而这鄱阳湖表面看来是风平浪静,而实则是暗流汹涌。那些在水上讨生活的船家,往往为了行船方便,大半都加入了帮派。杨志高年轻时就加入了排帮,只是娶了秀花娘后,就一心过日子,再也没有过问帮派里的事了。这排帮创立于明末清初,一直秘密从事反清复明活动,在鄱湖流域各帮派中势力最大,上至赣州,下至九江,都设有分坛,行事十分诡秘。船家惧怕的老爷庙就是排帮的湖口分坛。

    那日下午,杨志高上岸给老婆抓药,行至悦来客栈门口,

见前面一条小巷里斜刺闪出一个中年大汉,朝他打了个拱,做

了个双手交搓的手势。杨志高知道这是排帮的暗号,心里一惊:怎么十多年了,帮里还要找上门呢?他不情愿地用手势回了个暗号。那汉子低声说了句“跟我来”便经直朝前走了。

    杨志高随他走到一块僻静处,那汉子从腰问取出一只钱

袋递给他,说:“这是二十块现洋,坛主给你老婆治病用的。”

    杨志高接过,问:“就这事?”    

   “不。坛主吩咐,帮里有货要你运到万安,记住,此事非常

隐密,不能告诉任何人。赵高和吴邦义会随你同行。还有,今晚半夜来老爷庙取货。”那汉子交待完便转身走了。

    杨志高立在原地,心里寻思:“这事蹊跷,是什么重要货

物要惊动副坛主赵高亲自押送,而且这么保密呢?看来这万安

之行,事关重大!”这趟差事,他是不能不去了。他知道帮规,

如果不去,少不了三刀六洞,要治他死命。

    

   

  评论这张
 
阅读(266)| 评论(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