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xuxr5516的博客

徐小荣野墨清风

 
 
 

日志

 
 
关于我

徐小荣,笔名野墨,江西省作家协会会员、江西省杂文学会理事、南昌市作家协会常务理事、南昌市文艺评论家协会理事、南昌市诗歌学会常务理事。著有长篇小说《河上女人》、中篇小说集《渔火江枫》、散文集<岁月留痕>以及诗歌、报告文学等文学作品200余万字。 郑重声明 本博客文章属原创作品,如有转载、刊登须通知本人并支付稿酬,否则视为侵权。欢迎对本人作品哂正。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长篇小说<渔火江枫>连载(四)  

2013-08-04 18:45: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一章

    江上雾岚轻飘,锁住江面丈外难见人影。

    李子清在拂晓前才沉沉入睡,这时被船家大婶早炊的劈柴声惊醒。他昏昏沉沉地爬起来,一泡尿急得他小肚子怪难受的,他不急着去撒掉它,在货箱上慢慢地活动着四肢,脑子里尽在想着那个裸体女人,想她笔挺的鼻梁,想她高耸的奶篷子……他忽然“啪”地扇了自己一个耳光,嘴唇动着,吐出两个字:“妈的……”

    舱外,船家大叔在喊他。

    李子清应了一声,无精打采地走过去,问:“那个女人……怎么样?”

    “不怎样。困得很死。”

    “哦。”李子清点点头,就去一边撒尿。

    “开饭了,吃了好开船。,”船家大叔叮嘱后,便先去了。

    前舱里,秀花这时也醒转过来,稀稀糊糊还以为在自己船上,想起身去撒尿,一动,全身痛得要命,她呻呤一声又躺下,这才想起自己那可怕的一场经历,一种极度的恐惧立刻袭遍全身…… 她清晰地听见江水拍打船身的声音,间歇还听见两个男人轻轻的说话声。 莫非自己又被他们抓住了?她惊吓得全身哆嗦起来。想再跑,又浑身疼痛、乏力。

  她绝望地闭上眼睛……

  一阵脚步声向这里走来,秀花又惊又怕,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周身哆嗦得更利害了。俄尔,她听见一个年轻男子发出的惊“咦”声,并感觉被子被人掀起了一角,接着就听见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向外走去。她又想跑,却无法做到。不一会,就有几个人进来,一只手在她额头上摸了一下,一个女人的声音在说:“她是醒了,刚才是害怕。”接着那个女人的声音在她耳边轻声说:“妹崽,别怕,昨天是我们救了你……”

    杨秀花一颗悬着的心这才落地,她睁开眼睛,一颗滚烫的泪珠流了出来,叫了声“大娘”就泣不成声了。

   “好妹崽,别哭,有啥伤心事以后再说,来,先吃点东西。”

    ……

    雾散尽了,日映赣江,江鸥千点。

    木帆船又鼓起风帆,溯江而行。

    照旧是女人把舵,男人撑篙。

    前甲板上,李子清望着江水出神。

    杨秀花喝了些粥后,有了些气力,此刻正神情恹恹地半躺在铺位上。她环顾四周,见铺头上放着几本书,壁上挂了把胡琴,她顺手拿了本书,看了几页又放下,只是呆呆的出神。从船家大婶嘴里,她知道这是那个后生睡的地方,是他发现自己并下水把自己救上来的,心里对这个后生充满了感激之情,同时又为自己曾一丝不挂、毫无保留地在他面前展现过肉体而感到羞涩。难道这些都是天意?她这样问自己,心里顿时涌上一种说不清道不白的复杂情绪。

    这时,恰好李子清走了进来,秀花一见到他,赶紧低下了头,脸上浮起一片红晕。

    李子清关切地问道:“好些了么?”

    杨秀花不敢抬头望地,只是轻轻点了点头。

    李子清在她旁边坐下。两人都不言语。

    李子清有些尴尬,说:“你好好休息吧。”起身想走。

  “别走……”杨秀花急切地说,这才抬起头,红着脸望着李子清,声调低低地,“你坐下吧。”

    李子清依言重新坐下。

    沉默了一会,杨秀花开口问道:“你是唱戏的还是教书的?”    .

    李子清说:“什么都不是。”

   “那你……”

   “伙计。赣州祥记药号的伙计。”

    秀花点点头,再没开口,好象在想着什么事。    、

    李子清也默然地坐着。

    许久,秀花平静而又自然地说道:“如果我想嫁给你,你要不要?”

    李子清吓了一跳,忙说:“姑娘,这可是你我的终生大事,你可要考虑清楚……”

    “我还要考虑什么?这条命是你和那位大伯给的,我就交给你吧。”杨秀花叹了口气,幽幽地说,“我已是无家可归了,连个亲戚都没有,还能指望谁呢?”

    李子清也伤感起来:“姑娘无家可归,我也是举目无亲呵。你我一样,都是无根的浮萍……”

    杨秀花一把抓起李子清的手,问道:“那你愿不愿要我?”

    李子清说:“你肯我就愿。”

    秀花倒在李子清怀里“呜呜”地大哭起来。

    船到泰和,船家大叔这时正好进来,见此情景,不由一阵惊愕,随即明白过来,问:“泰和到了,要不要泊岸?”

    秀花一听,忙抬起泪脸:“不要停!快走快走!”满眼惊恐之色。

    李子清拍拍秀花的背,说:“别怕,别怕……”扭头对船家大叔,“照她话做,就不要停了。”

    船家大叔出舱后,杨秀花还在李子清怀里哽咽。

    李子清望着怀里这个楚楚动人的姑娘,恍如身在梦中。先前他还想入非非,惊羡她的美艳,根本不敢想象她会投怀送抱,而且一下子俩人就私订了终身。他心里不免有些得意起来。心里想这事也太突然了,这姑娘叫什么名字也不知道,居然就稀里糊涂做起她老公来。心里想着,嘴里便就说出来:“姑娘,你是怎样一个人我都不晓得,就成了你老公。”

    杨秀花破涕为笑:“我叫杨秀花。你怕个什哩嘛,我又不是坏人……只是命苦……你呢? 叫什哩?

    “李子清。”

    “那我叫你清哥。”

    “我就叫你秀妹。”

    俩人抱得更紧了。

    泰和是赣中平原的边缘,往北是赣中平原,往南就是山高林密的赣南山区。平原和山区在这里接壤。

    船一过泰和县城,赣江就变得狭窄险峻,两岸青山绵延不断,峰回水转,婉延曲折。船越往南行,越是滩险浪激,行船越来越困难。

    中午时分,船行到一个叫梅溪镇的地方,李子清叫船大叔泊好船,自己上岸去了。他一走进镇里就感到气氛不对头,用卵石铺成的小街上空无一人,两旁古旧的木楼房户户紧闭,就连商铺字号也闭门停业。李子清觉的奇怪,过去押货也上过这里,原本是一个热闹的地方,周围几十里的乡民都是来这镇里赶场买卖,商铺生意很是兴旺,今日为何这般冷清?他走着走着,一只躺在地上懒洋洋晒太阳的黄犬突然蹦起来对他狂吠,把他吓得跳了起来,一户房门打开,闪出一个三十来岁的女人的半个身子,在喊:“大黄,回来!”李子清赶紧几步,对那女人躬身一拱:“大嫂,我是江上船客,打扰您买点食物。行吗?”那女人朝李子清上下打量了一番,见是个斯文的年轻人,不象帮派人物,便说:“别的没有,自个养的鸡有几只,正下蛋哩。进来吧。”

    李子清买了只鸡婆和十几只鸡蛋后,问:“往日来这里很热闹,今日怎……”

    “作孽哟,”女人不等李子清说完,便插上了嘴,“上午这里刚打完一仗……哦,是排帮和黄龙帮,死了十几个人啦,各自搬兵去了,后生崽,快点走吧。”她送出李子清就“砰”的一声关上门。

    李子清回到船上,去中舱开启了一只货箱,找出一支上等东北人参,和鸡一起交给船家大婶,说:“把它炖了,给秀花补补身子。”便回到前舱,把在梅溪镇的经历向秀花说了一遍。秀花一听到排帮和黄龙帮几个字,立刻脸色苍白,神态极度恐慌地大叫:“快起锚!快起锚!……”

    李子清一怔,心想:秀花一定是与排帮和黄龙帮有什么恩怨瓜葛。

  评论这张
 
阅读(254)| 评论(3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